祈安

对,没错,全世界的精神病院
都被我承包了= ̄ω ̄=

【周江】雪后春(3)

▲今天走剧情了吗?——哈哈哈我怎么知道
▲江·大文艺家·波涛



1.
  江波涛换好衣服的时候发了会呆,有些茫然的原地转了个圈,不着目的打量了一圈周围,他现在应该大大方方的走出去直面现实,或者转身偷偷溜走逃避真相,窗子就在离他两米不到的地方,四五步就能走到头。

  门外的影子来回晃了好几个来回,那个人像是不知道累似的,一步一步不急不缓,倒是快把自己急疯了。眼下江波涛很清楚的知道当前主要的任务是赶快去找贺武的人,可是自己已经被轮回的人盯上,回去简直是自找麻烦。自己还粗略的预料了一下,怕是整个帮派的人一起上也未必能完全制胜那个轮回阁主——与脸成正相关的武力值,打不过打不过。

  而且自己现在还估计正处轮回“老巢”,偷溜是怕自己引起的骚乱还不够大吗?

  江波涛轻叹了一口气,心里曲曲折折转了个十八弯,方向已经很明确了,可就是死活不肯行动。于是又换了第一百零八个想法:倘若自己偷偷溜走,那位轮回阁主会怎么做呀?会亲自抓我吗?

  江波涛去推窗子,决定赌一把。


2.
  周泽楷有些紧张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江波涛好像很放松的背影,脑子第一反应:没逃走。

  第二反应:衣服好像还是有些大了。

  ……想到这儿,周泽楷有些欲盖弥彰的咳嗽了一下,想来自己也不知道瞎紧张什么,明明他逃走也不用担心,这里是轮回的地盘,找人分分钟的事,但可以的话,还是想和这个青年好好相处少惹麻烦。

  听到周泽楷的咳嗽,江波涛很自然的转过身,向他小幅度挥了挥手,看着周泽楷有些愣愣的表情,不由得笑了笑,梨涡浅浅的显现出来,让人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不少,感觉他说什么都能听进去。

  以表敬意,周泽楷抿着嘴勾了一下,一脸乖巧的看着江波涛走到自己面前,对自己伸出手,声调上扬:“贺武江波涛,请多指教。”

   周泽楷愣了愣,下意识的去握住那只白净的手——果然比我小。他去看江波涛,发现对方也刚刚把视线转上来,对上自己后,笑得有些局促,收回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的手,咳,很好看。”

  说完后江波涛强行镇定,绕过周泽楷,边插科打诨边试图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哈哈哈那什么,不是要和我找贺武吗,现在就出发还是你先准备准备?”

  下一秒,周泽楷抓住了他的手臂,江波涛回头看他,他的表情像是刚刚回过神,闪过各种懊恼和愧疚,最终敛了眼眸,声音闷闷带着点自责的意味:“等会。”

  江波涛一时搞不太清楚这位性格阴晴不定的阁主语气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得干巴巴的回应:“哦。”

  周泽楷抓着他,很是认真的盯着江波涛看,江波涛被盯得思维有些不着边际——这可真是非常好看的一双眼睛了,不是很招人的桃花眼型,更偏向丹凤眼多一点,但更为狭长,睫毛又长又密,眼睛漆黑的会闪光,像是把语言多出来的技能点全部加到了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情绪,多看上一眼都会心动。

  江波涛很想夸他几句,这对他从来不是难事,可眼下被周泽楷一本正经的看着却有些难以启口了。他看的太认真了,认真到江波涛都开始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写了什么贺武机密,他动了动被抓着的手臂,疑惑道:“阁主,我脸上有什么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终于开了口,语气十分笃定,还带着不易察觉的埋怨:“你很危险。”

  ……我可真去你妈的麻烦掂量一下我俩的实力差距再决定一下要不要睁眼说瞎话好吗——江波涛十分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从善如流道:“彼此彼此。”

 

 

3.
  江波涛想像的轮回押着他去找贺武时,场面应该十分浩大,一行轮回精英在前面骑着马带路,然后是关着自己的囚笼,后面是轮回阁主精致的马车,旁边是两列小巧可人的丫鬟各种服侍以达到全方位刺激自己的效果。

  但考虑到这件事的机密,那就降个档次,自己被五花大绑锁在马车里,嘴里还得塞块抹布,马车旁不多但绝对精英的轮回内阁弟子看着自己,前方轮回阁主威风凛凛骑一匹白马,玉树临风以达到天差地别的形象差距。

  但是千不该万不该是眼下这种样子——自己完完好好舒舒服服的坐在马车里柔软的坐垫上,右手旁是挑来阅读的书籍和画册,左手是足足五层高的精致点心盒装包裹,然后马车外!给他驾马车的!是那个!英姿飒爽!风华绝代(XD)!全江湖小姑娘都心心念念的!轮回阁主!周!泽!楷!

  人家还特别体贴的不时停下来掀开帘子,一脸关切示意你要不要方便一下那啥啥的?

  ……可真是比亲娘还贴心。

  江波涛黑着脸打发出发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问了他五次生理问题的周泽楷,忍无可忍,掀了帘子,看着回头一脸懵逼的周泽楷终于找回了点自豪感,他推了把周泽楷,说:“过去坐坐。”

  周泽楷很听话,往旁边挪了挪,手上还指挥着马匹转了个弯,江波涛没稳得住,抓着周泽楷胳膊才勉强坐好,坐下来开口直奔主题:“你几个意思?”

  周泽楷沉默,目不斜视的注意前方。

  江波涛往马车的木框旁边倚了倚,换了个更惬意的姿势,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周泽楷那张过于精致的脸,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表情,口气却轻柔了不少,很是耐心:“这样吧,反正我也逃不掉,你也不要对我有所隐瞒,放心,不是你们轮回的什么机密,我问,你就点头或摇头,这样总可以了吧?”
  
  周泽楷看了眼江波涛,又继续注视前方,乖巧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多派几个人一起,是人手不够?”

  摇头。

  “那是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觉得一个人没问题?”

  没有动作。

  “嗯……那你更喜欢一个人出任务?”

  摇头。

  “哦……让我猜猜……你不擅长表达,是不是在帮派里没人跟得上你的节奏理解你的意思,所以才只能一个人出任务?”

  良久他才点了点头,神色黯淡了不少。周泽楷打小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比起和其他孩子一起打闹他更宁愿和家里的老管家守在炉子旁边等自己的药熬好。后来家里遭遇变故,周泽楷就更是很难和别人交流,只会一声不吭的扎根于一个角落不断重复着枯燥无味的基本功训练,他比别人更少感受到外界的形形色色,也因此比别人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杂念,更为专一和有毅力。后来方明华直接提拔周泽楷接任轮回阁主,更是在难以沟通的基础上加上了身份的威压,大家都对这位阁主敬重,可也不愿再亲近几分了。

  “那你有喜欢的姑娘吗?”

  周泽楷还没缓过来,正准备运转一下脑袋,把几个字掰过来剖过去明白过来江波涛说了什么,猛地转了头,对上江波涛似笑非笑的表情。

  ——噗哈哈哈哈哈我的天脸红了脸红了哈哈哈哈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了还是传说中那个不苟言笑的轮回阁主脸红了还脸红的这么可爱我的天我要是个女的……我呸呸呸——江波涛内心戏。

  江波涛费了很大劲才把持住表情的不崩溃,一边还特别真诚的放佛自己问了个很正经的问题。

周泽楷受不了继续看着前方,却还是乖乖的回答了——摇头。

  “哎哎哎??真的假的啊,那你们轮回一天有多少小姑娘过来求见阁主啊,有没有超过十个?”

  “……轮回机密。”周泽楷很是干巴巴的憋出来一句。

  江波涛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4.
  周泽楷心情其实有点微妙,一方面感慨这个江波涛真会煞风景,另一方面却又体会了从未有过的轻松,真的从来没有人会这么惬意的和他聊天,不是和方明华那种长辈之间的亲和,是和差不多年纪的男生一起聊天的无所顾忌和蓬勃感,就好像在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这么笑很不对,江波涛赶忙刹车,嗓音里还是残留的笑意,配上他特有的介于少年和成年之间的音质感,一点一点让周泽楷低谷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但是啊,一辈子那么长,你肯定能遇到那样一个人——

  “她会理解你,体贴你,会照顾你所有的不注意,陪在你左右一辈子不离不弃。

  “你的不被别人注意的优点她全会注意到,你的不被别人认可的缺点她全会包容。

  “所以啊,现在先不要放弃,继续保持就好,她会发现你的。”

  江波涛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认真,周泽楷握紧了缰绳,也盯着江波涛看,眼睛里有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江波涛以为他要说谢谢之类的话,开始准备深藏功与名。

  周泽楷开口了:“你懂我,第一个。”

  伴随着呼啸而过的风声,江波涛猛然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砰砰,看上一眼就心动。



——TBC——

给个小小的剧透:江波涛先弯的。

——嗯看出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是吗XD啥剧情啊哈哈哈不存在的XXXXD

私心很喜欢打直球的小周。

谢谢能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