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安

对,没错,全世界的精神病院
都被我承包了= ̄ω ̄=

【周江】雪后春(2)

★原本只是个小脑洞,奈何飘的有点远,所以前一篇设定有略微改动,牵扯到多CP,出现时候会标注的,当然,还是主周江啦 ——————————————————————
▲永远玩不坏的江副五行缺水XD
▲小周有些习惯私设



1.    
  方明华有些意外地在书房里看到了周泽楷,站在阴影里背对着门口,低头不知在看些什么,听到有人进来的动静,才慢慢转过身来,双手负在身后,明显不太想让来人知道自己刚刚在看什么,方明华也不点破,问:“不是去看那个小兄弟了么?醒了么?醒了问出什么了吗?”
 
“……叫江波涛。”    

“噗哈哈哈哈什么?江波涛?怕不是小时候被什么道士算过五行缺水的卦吧?”    

“……”没问。    

“咳咳,好吧,还有什么吗?”     

 周泽楷摇头,反过来问他:“你呢?”    

“我啊?唉……钱庄被炸的还真是干净,钱扬也不见个人影,应该已经被贺武那边的人控制住了,不过啊,后来去那边查看的时候,居然没有人被误伤,那门派也算是有点良心。不过接下来,他们绑着人去了哪里嘛……”    

“寒石镇。”说话间,周泽楷已经将牛皮制的地图铺展了开来,用手指着钱庄,一路北上,几乎是国境边界,一个小小的村落标注地,也是贺武门派的起源地——寒石镇。     

  方明华挑了挑眉,好奇道:“如何见得?”  周泽楷转身到另一张堆满文案的书桌上翻找了片刻,抽出一张信纸来拿给方明华看,信纸上的内容简洁明了:   

  寒石镇发现残余贺武弟子和部分村民,另,已有朝中官员前往此地。                                                                       启  

“什么时候……”方明华有些惊讶的看向周泽楷,那人眉目间神情却未变过,一派的乖巧无害,转了身却是随手将信纸往书堆里一塞,这下方明华连惊讶都顾不上了,捂脸不忍直视他桌面上歪歪扭扭堆起来的文案书本,叹了好长一口气:“我说小周啊,半个月前我就让你收拾你的桌子了,怎么还这副样子?”    

  周泽楷动作一僵,偏头不理,挺拔修长的身躯往乱乱糟糟的书桌旁一站,真是好不煞风景,方明华看着他哭笑不得地说教了一通,周泽楷低头半敛着眼,一副“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别说了”的无害乖巧表情,手上却是毫无诚意漫不经心的摆正着书籍,漆黑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时不时小心翼翼的瞥着方明华,看得方明华也不忍心说的太重,只得讲话题转移到正事上来。    

   听出方明华大抵也是放过自己了,周泽楷还矜持的装出一副还留恋于收拾东西迫不得已才和你说话的样子,但眼神明亮的根本说不了谎,气的方明华直说:“真是骗了多少姑娘的心啊!”  

  周泽楷眨眼,充耳不闻。



2.    
  一番交谈后,方明华更是惊讶不已了,早在钱庄发来求助信之时,周泽楷已暗中派出吴启快马加鞭先他和方明华一步赶到钱庄,结果正巧赶上一批人马撤走,拦住问后才知是钱庄主让他们先一步离开,说是有重要客人招待。待吴启赶到庄园时,已有贺武弟子把守,无法得知具体情况便一直等着周泽楷的命令。    

   由于这次事关重大,牵扯其中有一个现轮回弟子都不了解的“金兰令”在其中,周泽楷思索再三,只好硬着头皮去请本该隐退的原副阁主方明华出山。待两人到达钱庄时,迎接的人已是伪装好的贺武弟子,而钱小公子也早已被掉包。进庄前,周泽楷让吴启继续紧盯贺武众人,果不其然,贺武炸毁钱庄,主力人马打劫了一番钱粮后,绑着钱公子北上回了寒石镇。不过短短一日间,竟有朝中官员率领侍卫侵入寒石镇,而贺武不肯退让,一时之间,两方僵持不下。  

  听后方明华沉默了一阵,问:“那再早些的爆炸事件可是发生在寒石镇?”    

   周泽楷点头,面色也越发沉重起来。    

“这后上山的人马可是和那扬言寒石镇有金兰令的刘节刘官员是一路人?”    

“恐怕正是。”    

  听罢方明华冷笑了一声:“哼,朝廷那帮狗崽子终于准备撕破脸了么?”    

  周泽楷声音轻了几分,继续提醒:“边境。”

“嗯?什么边境?”    

“…寒石镇。”    

  方明华往地图一看,不由得到抽了一口冷气,片刻后却兀自笑出了声:“真是,真是个好地方啊,小周!”    
 
   周泽楷也是勾起了唇角,应该和方明华想到一起去了,便说:“我去和吴启会合。”     

   方明华不解:“为什么不让他回来,既然已有把握,一锅端也不是不可以。”  

  周泽楷摇头:“贺武不服。”  

“……也对,那个江,江波涛你也带着?不需要再带个人一起吗?毕竟用药没办法压制太久,啧啧,这小子幼时不仅被算过卦,还定得过高人相助,这体质可不一般呐,而且反应迅速机敏,武功虽说有些不入流,但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唉,要是事后能把他招到轮回来也是美哉啊。”  

  周泽楷听都不听方明华一看见大好青年就忍不住拉人的言论,趁他还在陶醉于“那孩子要是能进轮回肯定巴拉巴拉”的想象里,提笔简明扼要的写下任务分配后,自己却是毫不留情的转身便走了。     

  好吧,其实有一点心动的,就是,把那个五行缺水的小兄弟拉进轮回什么的。  





3.    
  有些自认为尴尬的目送走了轮回阁阁主,江波涛安分了一会,回过神开始思考怎么逃脱,混迹江湖多年,别的没什么长进,就论这“金蝉脱壳”的功夫是越发成熟精妙了。江波涛表面百无聊赖的哼着乡村小曲,手指头已经仔细的摸了一边打结的纹路,脑中有了个大概样式后,便自己动起手来。    

  然后还没等他解完,木门再一次被打开了,动静吓得江波涛差点跳起来,边适应光线边崩紧身体坐好防御,进来的是两个黑袍男子,一言不发径直朝江波涛走来,他意识到不妙,赶紧开口:“那,那个两位兄弟好好说话,能别动手就不动手!!就算动手了也千万别往我脸上招呼啊啊啊——”     

  江波涛一时没了声音,发现自己被解开了束缚,两个人仿佛完成了工作,抱着绳子往一旁恭恭敬敬的一站,朝前微微弯腰:“阁主。”  

  江波涛还坐在地上,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看着离开不到半柱香的男人走了过来,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端的是好一副春暖花开的神情,本就很英俊的男子因为这点柔和更是神采非凡,看上一眼就足以勾走闺秀的魂魄。江波涛好歹是个男的,但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阁主向他伸手,压低了声音:“起得来吗?”

 江波涛迅速回神,在心里扇了自己几巴掌,干笑着自己站了起来,还不忘念了几遍色即是空,重整神情问:“怎么,终于良心发现要放我走了?”     

  周泽楷不回答,招了招手,另一个小厮将一打黑色衣服呈了上来,江波涛警惕道:“干嘛?说好我是贺武的人!我我我——”    

  周泽楷神色有些无奈,抿了抿漂亮的唇线,斟酌了一下开口解释道:“我和你一起去找贺武的人,你……”  

  说话间,周泽楷的眼神扫了一眼他凌乱的衣着,着实是有些大了,先前还差点踩到衣服跌下来,之后出去行动肯定是不方便的,但是话到嘴边却不知怎么开口了,只得一瞬不瞬的盯着江波涛看,头一次这么希望对方能从自己的眼神里理解到意思。  

  江波涛却是半点不理解,还在等着周泽楷的下文,不料他却不开口只盯着自己看,不由得一阵心慌,干嘛?难不成劝说不行,准备美色诱惑了?  

   两个人各怀心思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着,僵持不下,还是捧衣服的小厮有眼见,大着胆子开口替不善言辞的阁主解释:“这位公子,我家阁主的意思是,您要是出去的话身上的衣服实在不合身,况且这衣服是很普通的,正式的内堂轮回弟子是不穿这套的。”您想的也太美了。小厮心里憋了一句话。   

  江波涛恍然过来,干巴巴的“哦”了一声,并没有伸手去接衣服,下一刻却掀了掀衣摆,一屁股又坐了下去,面无表情道:“我突然又不想走了。”开玩笑,和你一起走,我还要不要平安到贺武了?!  

  一时间,三个下属面面相觑着,看了看他们的阁主欲言又止,阁主接过衣服,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自己来解决,下属表情更惊讶了,但只能听令乖乖走了出去,还不忘关了门。  

  江波涛抬头看着他,一时间理解不能,看着周泽楷将衣服拢到一边,另一只手伸进衣摆里,找着什么开口道:“金兰令。”  

  话音刚落,方才还漫不经心的人神色立刻变了,整个人肌肉全部紧绷了起来,口气不善:“你想做什么?”  

  周泽楷掏出了一样小小的挂坠,用手指勾着,垂到江波涛眼前,不紧不慢的继续道:“这是金兰令。”  

  那是一种四方格模样的银制框,很薄的框面上是繁锁复古的花纹,正中间嵌着一枚银叶,整个设计呈菱形(◇)样式,顶上凹下去一小块将银色的绳子的结一并融了进去,吊着周泽楷修长的手指,底面的一角是平的,系着两颗晶莹剔透的翡翠珠子,接着便是约莫五寸长的银色流苏,几乎一眼望去是很普通的吊坠,奈谁也想不到这是曾经在江湖上掀起过腥风血雨的金兰令。  

  江波涛看到却没什么表情,耸了耸肩:“哈,你说这个,这个不是金兰令,是我母亲留给我的。”  

   周泽楷挑了挑眉,转念一想,却笃定道:“钱扬给你的。”   

  江波涛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换了个话题:“你见过金兰令?”    

  “嗯。”  

  “你知道什么是金兰令?”  

  “……嗯。”  

  “……钱扬他把这个给我,他说认识我……还说这是我母亲生前本应留给我的信物,我没在意,换完衣服就随手往衣服边上一别了……他只字没和我提这是金兰令。”

  江波涛抱住头,几乎有些崩溃了。




4.  
  不知道坐了多久,周泽楷也不发话,沉默的等着地上的人冷静下来,将吊坠重新塞进衣袖里,蹲下来靠近他,有些生硬的拍了拍江波涛的背脊,他不是很会安慰人,可总觉眼下对着这个脆弱的人总该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安抚性质的轻拍。  

  半晌,江波涛轻笑出声,转过头有些无奈的朝周泽楷说:“虽然可能是我自作多情觉得你是在安慰我,但你拍的让我感觉你是在催我赶紧上路别耽搁时间。”  

  周泽楷手一僵,表情沮丧了起来,讪讪的收回手,眼神看向别处,越发使环境安静起来。江波涛哭笑不得,只得伸手去拽给自己准备的衣服,奈何那人手劲大的很,眼下又被“好心当成驴肝肺”,赌气似的不肯松手,也不肯看江波涛。  

  江波涛推了他一把:“这不是给我的衣服吗,撒手。”  

  周泽楷表情纠结了一会,盯着地面,还是不肯松手,酝酿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总归是要过去的,你……”  

  他回头,想递给江波涛一个真挚安慰的眼神,结果发现他凑的太近了,表情像发现了活菩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脖子。  

   ……可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江波涛全然没有听周泽楷刚刚的“肺腑之言”,有些兴奋的指了指他的脖子,抿嘴笑了起来:“你脖子有颗痣哎,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感觉周泽楷半点动静都没,他疑惑的抬头,“你刚刚说什么了?”  

“……穿你的衣服。”周泽楷面无表情把衣服塞进他怀里,一言不发的站起来拍拍衣摆,毫不留恋的走出屋子顺带关了门。  

  江波涛莫名其妙的盯着关着门外的模糊的黑影看了一会,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疑惑的自言自语道:“咦,又生什么气啊,小孩子嘛……”    


5.  
  周泽楷在门外来回踱了几步,好好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情绪好像越来越难控制了,前几次都敢和副阁主叫板不收拾东西(自以为),这次居然还对一个刚认识没一会的小兄弟摆脸色(真的)……真是越过越回去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听着里面窸窸窣窣的换衣服的声音,思想又不着边际的想到了初见面时江波涛还穿着钱扬的衣服冒充人,可真是太不合身了,穿着跟宫里那些娘娘的拖地长裙一样,一眼就看出不对劲了。

  唔,他的骨架其实也不算太小,但是根骨不佳,还挺瘦的,小时候应该和自己一样泡在药罐里长大的,不过自己比他幸运一点,早早的被治好了。他的皮肤很白但不是大小姐那样的细腻,寒石镇那个地方常年飘雪不受光照,还跟着他们帮派,也难怪了。他的手不算纤长但胜在匀称,关节间有薄厚不均的老茧,似乎比自己的手要小。他有点营养不良吧,发质偏黄但却意外的不干燥,分叉也不厉害,看起来软软的。长的着实是讨人喜的模样,不是过分引人注目也不会过分引人反感,很清秀,笑起来右脸有个浅浅的酒窝……

  等周泽楷快要把江波涛全身分析了一遍,才听到屋里面一阵细微的“吱呀”一声,但明显不是开门的,周泽楷神色一沉。




——TBC——

哈哈哈哈我又回来啦,终于把这个改好了,然后喻黄的那个不小心删掉了……

本章节全场最佳——周泽楷!
特赠【观察小能手】的称号,啪啪啪啪啪鼓掌鼓掌!

谢谢能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