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安

对,没错,全世界的精神病院
都被我承包了= ̄ω ̄=

【周江】雪后春(1)

▲古风架空有bug
▲有原创人物预警
▲没啥复杂剧情基本流水账见谅
▲ooc预警



1.
  不是个大少爷。

  周泽楷看着眼前一身繁复衣装摆着扇子走的好不大气的青年面无表情的想到。

  青年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了,脸上笑得乐呵呵,心里早就把那个还不如不带来的猪队友骂了八百遍,另一只手提着过长的衣摆往旁拨了拨,杵在周泽楷的面前先清了清嗓子,再把扇子有些僵硬的塞进腰带里,撸了撸袖子,这才不紧不慢的拱手细着嗓音道:“小人钱扬,见过轮回阁阁主。”

  “嗯。”周泽楷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好看的眼睛里神采都不带变一下。

  青年直了直腰,想起要有要紧大事,赶忙指向一条路,还以为穿着以前衣服一脚就已经先大脑一步迈了出去,饶是他反应再快此刻也不能从这一堆衣服里“金蝉脱壳”,便这么直挺挺的摔了下去,脑门接触到地板的前一刻他有些生无可恋的想,来世做条狗,每天不是裸奔,就是在裸奔的路上。





2.
  不过他没这个机会了,在脑门要和地板亲密接触的前一刻,腰上感到一阵拉力,青年下意识绷紧腰背,手掌已经开始暗暗蓄力,鼻尖却敏锐的嗅到了刚刚声称阁主的身上薄荷的香气,当即反应过来压下警觉,尽职尽样的嚎了两嗓子后小鸟依人状倒在了轮回阁阁主的怀里,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害怕惊诧再到看到那张脸的崇拜和迷恋——青年心里呕了自己八十遍发誓闯祸应付师傅都没演的这么尽心尽力。

  可惜阁主没领他这个情,湛黑好看的一双大眼睛盯着青年的脸看了片刻,然后轻轻虚扶了一下对方后,微微扬了扬下巴:“请带路。”

  青年意识到对方不吃这套后赶紧提了提衣摆,点头点的跟啄木鸟似的,好不殷勤的一路弯腰小跑在前面带路,心里却慌的越来越没底。

  钱扬是这座山庄的大公子,继承父业不过短短几年,越发显得赚钱本领,也越发显得吝啬鬼之本色,前几晚发觉自己房间的庄主印章被盗,火的二话不说一口气下了大价钱请来了轮回阁的人抓人,送去请求信的时候添油加醋一番再加上钱庄和轮回阁确实是有些老交情,一下来出动了新的阁主周泽楷,霸气到身边只带了一个小跟班,长的平淡无奇,也对,管谁哪怕是个黄花大闺女往轮回阁阁主旁边一站都得划分在“平凡”阵营里。

  但是,此刻名为“钱扬”的青年心里仍是没底,方才稍稍试探了对方,发现内力深厚而纯正,不含一丝杂质,习武之人都基本有些七情六欲,极少有人能做到摒除一切杂念不为所动的,甚至这是他浪迹江湖近二十年都没见过的,两年前唯有一个“叶秋”倒是听闻过,但今天,确是实实在在见到了真人。

  青年慌的简直想摔一跤冷静一下的心理都有了,鼓足勇气瞥了一眼那个阁主,不由得感慨起来,上天实在太不公了,不仅给了这位强悍的实力,还赐予了无与伦比的英俊潇洒,啧啧,站出去小姑娘都不好意思比。一边神游天际一边小跑着的的青年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啊,果然不是大少爷。暗中观察的周泽楷捕捉到青年弯的并不明显的嘴角这么想到,隐于长袖里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攥紧了一下。

  “啊啊,到了到了,阁主您快来看看——”青年加快速度奔到一间屋子前准备开门,同时,周围的空气微微燥热了起来。



3.
  “嘭——”第一声爆炸响起的时候,青年敛去了伪装的谄媚和讨好,直起了腰,本该清秀的温柔眉眼却显得锋利割人,眼神毫不畏惧的对上周泽楷,夹杂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恨和无奈,但也只有一眼,他便毫不犹豫的转身进了屋子。

  但更快的是后颈上一阵细微的刺痛,药效大的他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只有耳边已经停不下来的漫天的轰鸣声——希望他们已经逃出去了。

  抱着点侥幸心理他便这么晕了过去,脑门如愿以偿和开始滚烫的地板亲密接触了,但还没有几秒,轮回阁阁主再次从善如流的将他扛了起来。

  “小周。”而方才跟在周泽楷身边的也不是什么小厮,敢这么喊轮回阁阁主的除了他逝去的双亲,还有本该隐退的原轮回阁副阁主方明华。

  周泽楷表情柔和了下来,弯了弯好看的嘴角点头会意,要不是周身爆炸太煞风景,总感觉周泽楷下一秒周围就要开花,还是那种一小朵一小朵的花。

  方明华侧过身掰了掰青年的脸,检查一番后说:“人已经被换掉了,还不清楚哪个门派下的手。”

   周泽楷笑意不减:“贺武。”

  方明华挑了挑眉,防止意外在青年身上又点了几个穴位,轻轻推了一把周泽楷示意不要久留,对方会意,空出一只手蓄力,内力自掌心汇聚,扫了扫周围察觉到火力相对薄弱的地方,对准方向就是一掌,好不轻松的打出了一条通道,和方明华对视一眼后,相继离开了这个地方。

  钱庄的火还在烧,靠着的山头上蹲了一堆本该接应青年的人,领头的却不料等来了通风报信的另一个的嚎叫:“不不不不好啦——堂主啊啊,小江小江他被抓走了啊啊啊啊——”

  堂主听了更是不耐烦,兜头就给了跑腿的一掌,吼道:“人不是没死呢你嚎个屁啊!抓好这个钱扬先去开仓,兄弟们,给我往死里坑这个小兔崽子!没手拿的给我用嘴叼!!”

  被抓的钱公子有气无力的喊:“壮士们都是求财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壮士拎起他的后衣领,不听不听。

  

4.
  青年是惊醒的,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抓了,冷静的很快,活动两下,发现两手被反绑在一根挺粗的柱子上,脖子被绑了一道绳子,腰腹部多绑了好几道,整个人靠坐在柱子上,腿也被缠了好几道,身上还是装扮钱扬的那套衣服,虽说看上去很漂亮华丽,但穿起来对于他来说不是很习惯还大了很多,繁琐的他还不会穿。

  索性放弃挣扎后,他打量起周围来,很普通的一间废旧屋子,杂物都很少有,更别提自己能找什么东西帮助自己脱离了,想起自己年纪轻轻,还没吃过一顿好的,还没娶个小娘子疼疼自己,还没体会过浪迹江湖的沧桑感,不由悲从心生,叹气一声接一声。

  就这么叹着叹着,门“吱嘎——”一声开了,昏暗的屋子里一下子射进光线,亮的他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待看清来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姑奶奶的来谁不好偏偏来了个大阁主周泽楷!!

  青年觉得他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全江湖的小姑娘。

  周泽楷看到地上被捆着的人已经醒了,不由得有些好奇,方明华作为原副阁主,更是一名大夫,之前没入青年后颈的银针上的药更是能让普通人昏迷上少说七天的时间,自己也试探过这位假冒钱无浪的人的内力,不是很深厚,起码也得晕上个三天多,怎么两天不到就已经醒了,而且还不是装的,因为周泽楷隔着几米都能感觉到青年人眼神里流露的怒气。

  周泽楷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咳嗓子,难得有些不安的回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没带人过来,欲盖弥彰的再次咳嗽了一下,咳的青年一愣一愣的,反应过来装了幅无害的神情:“阁主大人有大量,能放我走吗?”

  周泽楷立刻道:“不能。”

  啧,还是个不好说话的。青年沉了脸色不再发话,倒是周泽楷仿佛找回了身为阁主的气度,不紧不慢的的走近青年,看到青年转向自己的目光,也不再卖关子:“钱扬在哪?”

  青年耍无赖:“我不就是吗?”

  “你是贺武的人。”

  “你怎么知道?”

  “锁骨有刺青。”

  “……——你你你你——”

  “咳,你衣服不合适,大了…我扶你的时候看到了……”

  “不是你刚刚想哪去了我也这个意思啊。”

  “我——我就……”

  “嗯?就什么?”

  周泽楷不由得愣了愣,看着青年脸上狡黠的笑容,才意识到自己差点被牵着走,不由得哑了口,顿了顿换个问题:“你叫什么?”

  青年再次耍无赖:“钱扬啊。”

  “……”周泽楷有些无奈,干净湛黑的眼神有些认真的盯着青年,眼型微微上挑勾出特有的倔强,长而密的睫毛随着眨眼微微抖动着,光线照过来仿佛给眼睛里缀上了星星,一个大男孩似的纯真而又直白的流露出“你怎么老是糊弄我”的委屈,怎么看怎么心疼。

  ——连自己一个大男人都不能幸免,当即脑子一糊,答道:“其实我叫江波涛。”

  说完连空气都凝固了三秒后,青年呸了一声,只恨抽不出手给自己一巴掌,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周泽楷,对方却更近了一步,蹲了下来和青年平视,席卷而来却又不动声色的薄荷香气缓缓弥漫开来,对方眼里此时已经不见委屈而盛满了笑意,颇有些认真的开口:“轮回,周泽楷。”

  江波涛心猛地一跳。

 


——TBC——

终于哈哈哈哈哈哈又上线了,一个小脑洞结果没想到拖了这么长,还希望看完不要烦
下面就是小江小周渐渐直变弯的过程啦哈哈哈哈哈更新大概在下个月吧【顶锅盖】

感谢看到这里(´▽`)ノ♪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