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安

对,没错,全世界的精神病院
都被我承包了= ̄ω ̄=

【喻黄】相伴

▲两人已交往设定
▲时间线……大概第十季赛了……吧……
▲有ooc有bug,一发完结,流水账
▲就是想看两个人腻歪

1.

  大概半夜里,喻文州睡梦里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叫他,露在空气里的半张脸感觉到了较为刺骨的寒气。

  “……文州……文州醒醒,往那边挪挪,我快冻死了……”

  往常活跃的声音难得示了弱,止不住的牙齿打颤声音在寒寂的房间格外清晰,喻文州没有睁眼,脑子却清醒了不少,哼了一声顺着恋人的意思往后退了退,不等喻文州再反应,黄少天已经利索的拉开被窝十分熟练的钻了进去,终于靠近了活体暖源黄少天满足的感叹了一声。

  喻文州被突如其来的寒意冻的不由得抖了抖,却还是将黄少天拉过来更靠近自己几分,偏头凑近对方的脑袋,暖他冰冷的脸颊和耳朵边,亲昵的带着轻柔的吻化开在缱绻的动作里。

  黄少天一面怕自己手太冷冻到喻文州,却又十分想靠近对方的怀抱,两秒的心理斗争后黄少天握紧了双拳贴在喻文州的背后,尽力减少受冷面积,两条修长的腿却不由分说的缠住对方,也对,顾及个屁,反正喻文州又不会对自己生气。想到这,黄少天便更理直气壮把喻文州当起人体捂来。

  “……玩到几点的?”待黄少天的动作稍稍有点安分下来,喻文州开了口,声音很轻,但连带着声带振动的脖颈也一并提醒着黄少天回答,怀里的人安静了一会,似乎在思索具体时间:“……大概三四点……我没撑住不小心才睡过去的……你看我不也爬回来了吗?”

  喻文州听罢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揽在黄少天腰侧的手沿着骨脊向上,到了还带着凉意的后颈顿了顿动作,象征性的捂了捂,接着轻轻拨开柔软的发尾继续向上,带着点惩罚意味的扯了扯恋人的耳垂——下次别再玩过头了。不用开口,黄少天都能知道喻文州想说什么,不由得勾起唇角无声的笑了。

  喻文州也不再追究,带着点哄人意味的拍了拍黄少天的背,示意再睡吧。稍微有了点动静的房间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却在不知不觉间氤氲开独属恋人间的美好。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四个圣诞了。


2.

  结果大早上,喻文州还是被吵醒的,是有些杂乱的敲门声,隔着门板能依稀听见外面的热闹,特别是卢瀚文的少年音。

  喻文州眨了眨眼,适应了一下环境,动了动没被黄少天压住的手,熟练的从枕头底下掏出空调遥控器开了开关,好让恋人起床时不要被冻着。动作不大,但怀里的人还是动了动,喻文州知道他也醒了但是还想赖床的意思,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背,哄小孩子一样。

  早些年他们刚交往睡一起那会儿,黄少天占有意识极强,而喻文州又太过于习惯顺着黄少天的意思,导致半夜里黄少天裹着被子睡得正香,而喻文州总在冬夜的寒气里不知所措的被冻醒。总共把喻文州搞得感冒了两次后,黄少天有些心虚的和他商量:要不我还是搬回去睡吧,反正和这也就隔两道门一个过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喻文州刚打完一个喷嚏拿着纸巾擦鼻子,闻言有些愣愣的偏头看着黄少天,恋人的眼神干净而澄澈,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好像确实下定了决心要搬。喻文州却轻笑出了声,敛了敛眉眼去端手旁的热水啜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的开口:不要。

  声音轻而郑重,带着点难得的强硬和固执。

  唬谁呐,人还在我被窝里呢,打的商量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黄少天听闻偏头,有点不知所谓的捂住嘴角,糟糕,有点开心。

  后来两人便开着空调睡觉,结果黄少天还是不肯安稳,半夜里一把蹬了两人的被窝嫌热,一番折腾搞得两个人都感了冒。后来郑轩对此做了中肯评价——作。

唉,能怎么办呢,两个人端着杯子有点惺惺相惜的喝着感冒药,望进对方的满是笑意和莫名幸福的眼神里,却都不再提分房这件事。矫情点来说吧,即便爱的遍体鳞伤死活也不肯撒手了。

  不过可喜可贺,在两人耳鬓厮磨的坚持不懈每天刷技能点一样的努力下,黄少天终于一改开始那会“独行侠”的作风,能够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抱着喻文州不撒手不蹬被子的睡了。

  细水长流般的爱蜿蜒流淌了四年,改变了两人很多,却又没有改变什么。

  爱着归来依旧少年郎。


3.

  喻文州简单套起了衣服去开门,果不其然,率先扑过来的便是卢瀚文,还未经历变声期带着少年特有的稚嫩声音:“队长!圣诞快乐!!”

  喻文州笑着应了声,拍拍卢瀚文让他和里面还赖着床的人闹腾,转头看着门口笑得不怀好意三个成年人,颇有些无奈:“先进来吧,开门嫌冷。”

  意识到自己那点龌龊小心思被看穿,一行人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徐景熙咳嗽了一声带头说了声打扰,蹦哒着进了房间,剩余的宋晓和郑轩眼疾手快抓住徐景熙系着大红颜色的据说饱含了母亲爱意的围巾,跑火车一样默契的忽略掉刚刚的尴尬一并挤了进来。喻文州抿了抿嘴角,总感觉每过一年,他周围的人越活越年轻自己反而越来越被道老成稳重。

  有点不解,分明自己才是和少天待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人,但反而对方的活跃半点都没有传过来,微微思考了下,怕是恋人太过于活跃了才抑制了自己幼稚向的发展。嗯,都怪少天,所以更不能放手了。

  里面黄少天和卢瀚文两个蓝雨的大小剑客也是一如既往的拉开了蓝雨热闹的序幕,你一句我一句,大的不肯退步小的也不肯示弱,偶尔还有徐景熙掺一脚不怕事大,郑轩窝在沙发里打着哈欠感觉还没醒,宋晓占据着一张转椅,不时给出一个有力的吐槽,笑得开心。

  今天会叫正副队两个人起床纯属一个意外,昨天好不容易被放了假加上卢瀚文的助阵,几个人便聚在一个房间里没大没小的疯玩,喻文州没一起先回了房间,嘱咐了一句不要玩太晚明天你们要回去的小心睡过站,其实没几个人记在心上。结果玩的太过了黄少天没撑住睡了过去,结果睡得不安稳又醒了过来,哆嗦着把一旁卢瀚文的被角压了压一路小跑回了喻文州房间睡去了。

  原本剩余的人以为还是一如既往的喻队长过来叫他们起床,结果徐景熙醒来了,宋晓起来了,卢瀚文爬起来了,郑轩被迫叫醒了,仍然没有等到他们的好队长。成年人不由得相视一笑,眼里的猥琐不言而喻——走走走,找队长他们去。

  结果什么都没扒到,还有些失望……

   等到两个人都收拾好了,一群大男人窝在他们队长不大的房间里闲扯了一会,直到卢瀚文忍不住说肚子饿,大家才撤出来勾肩搭背着去吃早饭。

 

4.

  卢瀚文的父母过来的早,早饭吃到一半就过来接回孩子了,还很有礼貌的跟喻文州道了谢,没有刻薄的说你们这个行业怎样,反而还格外敬重这个队长,甚至开玩笑说要不要把自己这边几个姑娘介绍过来认识认识。一旁的卢瀚文听得急急的拉父母的衣袖示意快走,有些抱歉的看着当事人,喻文州却依旧笑得温和完美委婉的回绝,而黄少天也没有半点恼色,甚至还在和徐景熙打闹。

  喻文州和黄少天交往早就和家里坦白过,一番波折终究还是尊重了孩子们的决定,并且只有队内主力队员和这个圈内的一些老对手知道,并且接受的很快,就好像不约而同达成的共识一样保了密。卢瀚文还在成长接受教育阶段,十分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被告知这件事不能乱说后,仿佛少年被托予的一项重任一样,一直有好好的管住自己的嘴巴没有乱讲。卢瀚文太喜欢蓝雨了,也太喜欢自己的正副队长了,任何被他想到可能会对两人造成身心影响的伤害都会令他感到难过,少年仿佛第一次有了所谓责任感,甚至曾十分郑重的写过保证书和他们拉过勾约定自己不会乱说。

  黄少天开玩笑问,不是说这个事情会不会暴露,我是说,瀚文你不觉得……嗯……反感吗?两个男的在一起……这种事?

  到底还是紧张的,说这话的时候联盟的剑圣有些不安的晃了晃腿,拿着东西的手用力到指关节泛白,仿佛卸下了自信不可一世的盔甲,将最柔软的地方毫无保留的呈现给卢瀚文看,任他抹糖亦或捅刀。

  而少年歪头想了想,用了一个他自以为很高大上的修饰词,且十分认真的说,我觉得你们天生一对。

  无关职业,无关性别,就是觉得你俩在一起正合适,天生一对那种的合适。

  这是卢瀚文的真心话,对黄少天也够受用了,当天晚上抱着喻文州睡觉的时候连呼气都带着笑意,吹得喻文州脖颈痒的不明所以。

  多幸运,这样的一段爱情被自己最亲的一群人认可了,且祝福了,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了。


5.

  喻文州游刃有余的应付完来非得过来接队员的家长其实是想观光一下看上去很气派的蓝雨大楼,颇觉得自己像个幼儿园园长等孩子的父母过来接人,吐槽的时候黄少天刷着手机笑出声:“那我岂不是被你拐回家了?”

  “少天不一样,少天是要抱回去做童养媳的。”喻文州说的特别一本正经,刚把最后一件衣服收拾好塞进行李箱。

  “滚滚滚!去你的童养媳谁要做你的童养媳!不是,你跟你爸妈说了没?我要去你家这事?”黄少天把手机塞回口袋,有些担心的问,交往至今,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父母”。

  喻文州无奈笑道:“说了,昨天我妈还来电话催我今天早点回去,赶紧把真的少天带回家看看。你那边打好招呼没?”

  黄少天点头,补上一句:“我妈还让我带上榔头,说防止万一。”

  喻文州:“……”巧了我能说我妈和你妈想到一块去了已经在家备好锄具了吗?

 

6.

  看上去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逼的黄少天一路忐忑着到了喻文州家,颇有些拘谨的做了自我介绍,磕磕巴巴的脑子一抽开口就叫了“爸妈”,此句一出不光喻父喻母怔住了,连喻文州也没料的到,扯了一把黄少天。

  喻母反应更快的赶在黄少天道歉前应了声,有些认命的无奈却有由衷的看见自己儿子长这么大确实是喜欢着这个大男孩的欣喜。女人到底是比较细腻的,看得出自家孩子对这份感情很认真,好比他当年坚持在打电竞这条自己看来十分荒唐的道路的执拗,撞上南墙到头破血流也不肯退步半分。
 
 
  杵在一旁的喻父咳嗽了一声,板起一张脸,严肃开口:“你就是黄少天?”

  黄少天挺直腰板,挺过那阵尴尬觉得气势上不能输,再不成把喻文州拉回自己家藏起来也不是不可以。他中气十足的开口:“是的!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黄少天!”

  一旁的喻文州偏过头捂脸。

  喻父上上下下打量了这个小伙子一番,还可以,看上去精神气爽不一脸颓败的,跟自己儿子站一起勉强看的过来。他还想开口,喻母过来一脸嫌弃样推了他一把:“得了得了,端菜去,为难孩子做什么,多大人不嫌丢人?”

  “不是,我这还不是为了文州好么?万一他是故意拐我家孩子呢?”喻父急得解释。

  “你看他长这么大有吃过几次亏?我跟你讲,铁定是我们文州拐的人家孩子!”

  喻文州笑着坦然道:“嗯,是我拐的少天。”

  黄少天瞪:不是我咋这么不愿意承认呢???

  ……虽然这是事实。

  好在喻父没有太刁难,跟着喻母去厨房忙了,黄少天也如负重释般松了口气,然后被喻文州拉着去了他的房间。几乎和蓝雨宿舍一样的简朴,但少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东西,墙壁挂着相片,从旧到泛黄的相片到全彩精致的相框,一张又一张看过来,从镜头中的人较大的变化推测拍摄时间隔的都挺久的,到后面时间较为紧凑,甚至还有一张看得出是粉丝隔着个过道和玻璃拍的喻文州低头弯起嘴角笑得清浅,没记错对面应该是自己。

  没能阻止得了孩子的一意孤行却终究抵不过血浓于水的牵挂,喻文州在蓝雨咬牙拼搏他们无法得知,便只能凭借有限的知识在网上获取自己孩子的信息,把它们一张张冲出来,挂在这个房间,好像他从未离开。

  再到后面十分突兀的出现了自己的照片,和喻文州一起拍的关于蓝雨的宣传海报的那张,推测大概是第十季赛接受他们在一起那会。

  第九季赛喻文州率先和家里坦了白,有过一段时间的冷战,黄少天自知自己出面只会使事情更糟,便一头扎进训练里装作不在意。喻文州看得出来黄少天担心,安抚性的吻着他,从额头到嘴角,一遍又一遍的说,没事,没事,我爱你的。

  黄少天回应着吻他,只说,我也爱你。

7.

  午饭后喻母拉着两个孩子一起出去逛街,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黄少天一些事,全是有关喻文州的一些小习惯,黄少天哭笑不得,却回答的喻母心服口服,甚至还纠错了一些喻母记得的还停留在过去的喻文州的习惯,说的喻母笑着直叹气:“真是越长大越不亲近我了!”

  黄少天急了:“他要是不孝顺您我就替您揍他!”

  喻文州:“……”

  一路上黄少天也放开来了,跟喻母谈的十分来劲。喻母支开喻文州,拉过黄少天坐下来,黄少天心领会神的噤了声,听着喻母开口。

  “你们……第七季赛那会,喻文州带回来一个女的跟我们说女朋友。

   “带回家一看我就知道是假的,他爸反正看不出来,看到文州带个女的就乐。

  “好歹我也是看着文州长大的,他待人到底是真是假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和你瞎吹。他对他那个所谓的女朋友确实温柔到家了,女孩子也是相当配合的陪他演,可我就是看出文州压根就不喜欢那个女生。

  “动作可以演,但一个人的眼神绝对撒不了谎,你都不知道当时他的表情,眼神特别冷,反正不带半点感觉,很不耐烦。

  “但看你就不一样,看你的时候才让我觉得是真正的温柔。文州他是真的对你动了感情,而且他那个倔性子跟他爸当年一模一样,对认定的人绝不放手。

  “你是个好孩子,我们家文州是真的喜欢你,你不要负了他。”

  黄少天听得直点头,第七季赛那会喻文州和自己说过这件事 ,听喻母的口吻,总感觉自己被托付了什么世界珍宝一样。

  嗯,也对,自己世界的珍宝呀。

8.

  又是融洽的相处的一顿晚饭,喻父松了面孔,黄少天也逐渐找回了唠嗑的感觉,应付的如鱼得水。之后,被喻母催促着去洗漱,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拗不过只得乖乖照做。

  等到躺回床上时,两人不约而同舒了口气,黄少天笑出声,靠过去牵喻文州骨节分明的手,喻文州顺势揽过他,一如往日多少个依偎在一起的夜晚,而今天也不过是他们将会相伴在一起的岁月里平常的一天。

  毕竟他们对彼此的爱意都那么了解,都坚信着相伴走下去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敷衍不掺假的切切实实的一辈子。

 独属于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一辈子。

——END——

新的一年啦!!

本来在课上打的稿子,再码到爪机上来的时候修修改改变成了这么多字也是没有料到的……然后就完美的错过了零点……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们ヽ(*´з`*)ノ

来年也希望在这对CP圈里越混越开心啦!!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