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对,没错,全世界的精神病院
都被我承包了= ̄ω ̄=

【喻黄】越界

▲一个纠结的黄略矫情OOC慎点有BUG
▲全程神奇的脑回路不要讲道理
▲一发完结HE不要担心






1.

“啪——”清亮的拍打声回响在喧闹的食堂里却是格外刺耳,一时间连锁效应一样周围陆续安静下来,纷纷望着闹事的两个主角——一脸惊恐的黄少天和一脸错愕的喻文州。

喻文州手停在半空中,无意识的抽动了两下,手臂处的白皙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涨红了起来,看样子明显是被挨打的那个。“肇事者”黄少天一手也是僵在腰侧,脸上有着惊魂未定之感,活像被人追杀了一样,喘着粗气。

两人就这么干瞪着眼,喻文州紧抿着唇,原本漂亮有灵气的眼睛黯淡的像一汪死水,敛去了平时温柔随和的情绪,眉眼间沉静的看不出想法,他挪了挪手臂,朝着黄少天的方向伸过去,动了动嘴唇,却很难找回嗓音发声的感觉,什么话都想说,却什么都解释不了。而黄少天仿佛见着天敌一般,眉头紧皱的倒抽一口气,还未有所动作,一旁见着不对劲的队员立马围了上来,郑轩拉上一个小新人配合着架住犯倔的副队,不约而同的往门口拖,宋晓拦在喻文州身前,一边让周围人都散了别瞎凑热闹。

黄少天也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心里有愧疚,可翻江倒海的在胸膛里充斥着的却是疑惑和不解——没道理的,自己再怎么不喜欢一个人也不至于排斥成这样——即便是在已经拒绝了喻文州告白之后,也不应该。

他紧盯着那个低了头看不清情绪的人,脑中不断回放着刚刚喻文州嘴唇的动作,最终拼凑出三个字来——

对不起。





2.

这件事在蓝雨还是闹得挺大的,毕竟主角是正副队,明明之前看上去还总是形影不离,结果才过了几天,黄少天就翻脸动手了,没人摸得清头绪,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一些人明里不说,暗地里都传的疯起,喻文州因为手速问题一直不被看好,刚刚出道还需要磨练,连在这个战队站稳都是靠的黄少天搭手,第五季赛输了也没什么悬念,可偏偏这些人还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说什么喻文州根本就不适合当队长,本该是黄少天的位置估计也是靠走了什么后门才抢过来的。同时,网络上各种言论压的蓝雨也喘不过气,矛头毫不避讳直指喻文州。

而这个最需黄少天出来制止的时候,他却打了喻文州,尽管可以归咎于不小心,但自以为是者默认了这是黄少天对喻文州无声的反抗,不怀好意的小算盘打的响响的。

连一向懒得没边的郑轩都单独找黄少天说过话,平时毫无干劲的眼神带着罕有的认真:“黄少天,喻文州现在是队长。”——并非拿等级压你,喻文州既然能被魏队方队授以队长之职,那么我们要做的便是无条件支持相信他,你明明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喻文州有多想领着我们拿冠军,你也明明知道这个时候你的态度对喻文州有多关键。

黄少天撇过头,有些烦躁的抹了把脸,他知道,他当然知道,可是你要他怎么平静,要他怎么接受,自己被一个男人喜欢上的事实。

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喻文州。

那天下午黄少天没去训练,连请假的口信都是托郑轩带过来的,郑轩说完这事,有些无措的挠了挠头,拍了拍喻文州的肩,安慰道:“黄少天他就是有点神经过敏,估计洁癖挺严重的。”

喻文州轻笑出声,无奈的摇头,他怎么会不知道,黄少天若有洁癖和你们又怎么能勾肩搭背的那么熟悉,他只是对自己厌恶,对他这个男人的喜欢厌恶。

喻文州摆手,让郑轩去训练。而训练室也是吵得可以,眼神望向喻文州都有点复杂,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翻滚在房间里,搅的人心惶惶。喻文州站起身难得展现队长的威严,说的话却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甚至还弯起嘴角笑了笑。有个不懂事的小新人直接站起身,定定的看着喻文州,少年的嗓音回响在训练室里,带着疑惑似乎又不怀好意:“喻队长,你能领着蓝雨拿冠军吗?”

喻文州敛去笑容,温柔的嗓音低沉起来,一字一句仿佛敲在周围人的心上:“当然能。”

新人揉了揉鼻子,倒不是在乎这个队长是谁,就是想看看,这种情况下,喻文州还能不能坚定自己不选择懦弱让位,显然这个回答让他满意了,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得,那我等着。”

周围人也舒了口气,他们也不怀疑,毕竟喻文州是被方队亲手托付的,况且之前的三连胜不少人是有目共睹的,不容置疑的实力。他们怕的是喻文州比他们先一步退缩了,怕在网络上逼得人牙痒痒的评论让喻文州选择放弃承担,但明显,喻文州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甚至风轻云淡。

喻文州是蓝雨的队长。

那么他们要做的便是去支持他,毫无条件。

不少人松了口气时又不约而同的担心起黄少天来。蓝雨的队长是喻文州,但核心却是黄少天,他是蓝雨的王牌,被前队长托予比喻文州更厚重的希望,他若不同意,估计这边有再多的嘴也说不过,可眼下解铃人还需系铃人,喻文州不出面,这事没办法得到真正的解决。

突然他们发现不对劲——等会,黄少天没道理去打喻文州啊,毕竟两人关系好的周围人都没脸看,仿佛就是一个晚上的事,什么都变了,蹊跷,此事必有蹊跷。

队员们偷偷去看喻文州训练时专注的眉眼,除了认真真的抠不出别的任何心思来,疑惑却只能憋在肚子里,便一股脑全发泄在了训练上。

喻文州便发现那天下午训练室里的键盘被敲得格外响,不明所以的同时忍不住想那个人,现在在哪个地方,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乱跑,回来会不会找他打一架。

打一架是最好的,可他怕黄少天什么话也不说,可能讨厌到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施舍。想起中午想对黄少天说的话,愣了半天没敢把下一句说出来——

对不起,我喜欢你。




3.

当事人之一此时拿着钱包和手机在街上乱晃,戴了顶鸭舌帽,此时盛夏这个点根本没什么人在外面,黄少天也逛的自在,步伐不急不缓,可只有他自己清楚心里有多乱。

他去了之前常常和队员去过的一家小吃店,老板娘是个和蔼可亲的大妈,不怎么关注电竞方面的,黄少天他们吃的也自在。下午这个点,店里根本没人,大妈趴在柜台上昏昏欲睡,黄少天敲了敲柜台轻声开口:“有人来了。”

大妈甩了甩头,一看是个熟人,笑得乐呵,一边听着黄少天点小吃一边招呼他往空调下面好的位置坐,又往他身后看了看,疑惑的开口:“小伙子,你朋友没来吗,一个人?”

黄少天象征性的弯了弯嘴角,点头应了一声,一把摘了帽子,擦了擦汗,径自坐了过去,拿出手机准备扒一会,结果发现手机压根没充电,此时也不过百分四十左右的电量,手机屏保是蓝雨的队长站在墙角处,自己在一角镜头露面比了个“V”的手势。

这是那会喻文州刚担任队长时被经理叫去在全员面前发表演讲拍的,黄少天仗着自己是副队没去下面的座位,直接找的喻文州本人,结果让他发现了喻文州一个人捏着稿纸对着墙角念念叨叨的,平时波澜不惊的表情罕见的带了紧张的意味,原本白皙的耳朵边染了一层红晕,乐的黄少天当即就拿出手机来了个三连拍,结果喻文州紧张的都没发现,黄少天忍住笑意,乐呵呵的把两个人都框了进去。

盯着屏幕里那张精致干净的侧脸看了一会,黄少天有些烦闷解了锁,准备翻翻相册换一张,不料点开粗略浏览了一下,基本主角全是喻文州。

黄少天一把关了手机,放在一旁空着的座位上,无聊的盯着广告宣传单发呆。

黄少天本人并不喜欢自拍,他喜欢拍周围的人,偶尔集体合照才会参与。他还尤其喜欢抓拍周围人一反常态的表情,比如郑轩被角落飞出的小虫吓着的惊讶脸,又比如宋晓盯着电脑桌面女神犯花痴的表情,还有前辈方世镜毫无形象的睡姿以及魏琛屌的一逼的抽烟姿势,很多,他喜欢的每个蓝雨的人几乎都有拍下来,不乏喻文州的。倒不如说,喻文州是被拍的最多的。

自那次拍到喻文州难得紧张的表情,黄少天便十分热衷于跟着他跑东跑西,甚至连上个厕所都要跟着,搞得喻文州很为难,却又默不作声默许了这样的行为。黄少天想起来每次喻文州走出门时不经意和自己撞上视线,约莫他眼睛里是落了星星一样亮的有点俏皮,满含笑意,大抵从那时就有喜欢的意味了,结果自己还傻了吧唧的把这个归于默契。

“唉……”黄少天把头埋进臂弯,忍不住叹气,他倒是想直言不讳的和喻文州讲不可能亦或打一架,他一向是有气直发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可偏偏要吵的对象是喻文州。

怎么偏偏是喻文州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憋屈的直拍桌子,声音震得大娘从后厨开门冲了出来,着急的喊:“咋了咋了?!”

一开门,就看见平时嘻嘻哈哈的小伙子瞪着眼睛抿着嘴唇看着桌面一副让人欺负惨了的模样,慌的她走过去拍黄少天的肩膀,忙问:“咋了?受什么气了?跟我说说!”

说着擦了擦手,正儿八经的在黄少天对面坐了下来。黄少天张了张嘴,觉得这事太难启齿了,怎么和别人说都不对,脑筋转了个弯,开口:“阿姨……就是说呢,有个本不该喜欢你的人喜欢上了你,怎么办?”

大娘挑眉,凑过去神经兮兮的问:“哟,哪个已婚的看上你了?想搞婚外情?”

“您最近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黄少天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觉得代沟这事真特么难解决。

可喻文州喜欢他个男人这件事感觉性质差不多,他本不该喜欢自己的,他该喜欢个温婉秀气的女孩子,两人站一块就让人觉得郎才女貌。他也一度认为喻文州会成为一个好丈夫,无微不至的照顾伴侣的生活,待他退役便一心扑在妻子孩子那里,全权将年少时对于荣耀的热情托付给另一半,那个时候他也许不再插手电竞的事了,生活里也不用和自己过多打交道……不是,一想到喻文州以后的日子没有自己陪着怎么有点不爽呢,啧,还非常不爽。

“那你说说到底什么事啊?”大娘拍拍桌子,意识到黄少天有点走神。

“就是,你认为什么样的是喜欢啊?”黄少天靠在椅背上,瞥了眼静静躺在旁边的手机,默不作声把它拿回手上,不住的摩挲着屏幕,却不敢打开。

“哎呀,要说到这个喜欢啊……”听到来劲的,大娘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像是幸福的回想,约莫是想到自己的老伴了:“就是觉得这个未来没有他就不完整,成天脑子想的都是他,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他,光是看到他一面这个一整天心情都是好的……”

大娘讲的很来劲,怕是想起她曾年轻时喜欢另一半的心情了。黄少天听着咂舌,期间不小心按到开机键,那张好看的侧脸猝不及防映入眼帘,惹得黄少天一阵兵荒马乱。

忍不住代入喻文州。



4.

喻文州的心情他是揣摩不了多少,对付荣耀就够费心思了,自己哪有心思再去想他和喻文州朋友以外的关系啊,啧,这么一想,喻文州这小子对荣耀还是不够认真,居然还想着谈恋爱。但是每次喻文州的关心又那么自然,仿佛对自己好就是应该的,习惯成自然,时间一久,连黄少天都忽略了不少平时的细节。

自己早上特别喜欢赖床,常常都是气喘吁吁的跑到训练室慌忙开始一天的训练,后来喻文州就会挑好时间敲自己房间的门喊自己吃早饭,神奇的是,一向起床气十分严重的自己居然都不生气——嗯,因为喻文州是队长,赖床也不好,黄少天想。

自己特别喜欢闹,一有什么事最先起哄的一定是自己带头,以前魏队方队在的时候自己也没大没小,被批评的时候一脸“你能奈我何”拽的上天的表情。喻文州对自己再熟悉不过,当上队长后,对队员犯错惩罚方法一套一套的,偏偏自己犯了错不批评也不体罚——放屁,一起吃饭的时候那个人一脸温柔的能掐出水一样往自己碗里夹秋葵,大道理讲的自己还无法反驳,什么法子对他都没辙。

自己特别喜欢拿别人的东西用,但会很公正的等价交换。偏偏对喻文州,自己还存了点欺负的小心思,拿完东西死活不肯还,和喻文州一般大的人了还不要脸的撒娇卖萌说“好队长你这本子我特别喜欢你就给我吧”“好队长你这笔用的真顺畅就给我吧你也不差一支”“哎呀队长你这么好的人就包了我今天的晚饭吧”,到后面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这要求过分,喻文州也只是满脸无奈却会笑着说好——啧,喻文州就一烂好人,我看郑轩宋晓他们管喻文州要东西他也没拒绝,呵,想起来上次郑轩居然也让喻文州请吃饭……

自己体质其实很容易生病,但却偏偏生了“放浪不羁”的性格,一年来感冒跟家常似的。夏天光着膀子在空调间不肯出来,冬天就穿一件毛衣外套也是薄薄的跟没察觉冷似的喜欢在外面乱晃,好像永远有使不完的劲,连生病躺床上气势也有咄咄逼人之意,但是近年来感冒的次数明显减少了,都不用想也知道是周围有了喻文州的缘故——那啥,我妈妈来看我就经常关照喻文州照顾着我点,他他他就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再说,喻文州的温柔周围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

如此往复,黄少天一想到喻文州对他的好,就能用各种理由给推翻,把自己反锁在圈子里还死活不肯出来,连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只是一想到昨天喻文州跟往常一样淡如水的笑容,漆黑的眼眸里倒映满满都是自己,沐浴后好闻的味道越来越靠近直到小心而又细腻的包围自己,柔淡的嗓音说出的情话像是下一秒就要融在空气里,脑子空白的几秒里,黄少天不得不承认,他被撩到了。

而回过神后,黄少天立即推开了靠过来的喻文州,站起身离开时弄得物品碰撞响的叮当,黄少天像是没有察觉,觉得这一点声音根本盖不过自己胸膛震得发疼的心跳声,发烫的脸没法解释,心悸的触动没法忽略,可自己就是抗拒。

但刨根问底起来,却是不相信,不相信喻文州会喜欢自己。



5.

被推开后,喻文州叫住他,嗓音是无法察觉的颤抖:“少天讨厌吗?是不是觉得很恶心……”

黄少天慌张的走到门口,一言不发,房间里安静的可怕,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但最终都没有预料中的谩骂,黄少天头也没回,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我不喜欢男人。”说完便走了人,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连一个眼神都奢侈。

喻文州在房间站了很久,什么都汇在了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里。

自己果然不该迈过这条界线,但什么都迟了。



6.

在小吃店里吃饱喝足后,黄少天和大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会,约莫四点多,看太阳没有之前那么毒辣,整了整帽子,便道了别。

黄少天其实还不太想回去,但觉得这事还得和喻文州聊聊,觉得自己该道个歉。而且想想,估计蓝雨里几个看喻文州不爽的小子估计这会正活跃着呢,起码为了蓝雨,自己也不该单方面和喻文州呕这个气。

况且喻文州早上有明确和自己说过不会让自己困扰,中午也是想搭把手好让走神的黄少天不撞到别人,结果自己在意识到是喻文州带着凉意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时,一把甩了开来。

但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不反感,也不是在赌气让喻文州不碰自己。

那自己到底是为个啥不让他碰自己呢?黄少天踱到一条偏僻路旁的长椅上,坐下来思考人生。

以自己不喜欢喻文州为前提,想了几个方向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黄少天烦躁的抹了把脸,像是做贼心虚一样往周围瞄了几眼,十分庄重的开始重新代入,若自己是喜欢喻文州的……

两分钟不到,黄少天红着脸从椅凳上腾的站了起来,不管不顾的朝着蓝雨俱乐部的方向狂奔起来。




7.

黄少天跑到蓝雨后,顿了顿脚步,换了个方向,径直冲向了蓝雨后面独立楼的宿舍,这个点,队员应该都还在训练,自己虽然急着确认,但还是要点脸的,这事还是得私下谈。

黄少天一路几乎都没停,上楼转弯口便是喻文州的房间,自己靠在墙边微微喘了口气,偏头却看见隔壁自己房间门前放了一个大塑料袋子,有点好奇,过去打开一看,脸黑了——里面全是黄少天无意间落在喻文州房里的东西,有些连自己都不记得的小玩意喻文州也一个不落的给找了出来——呵,几个意思,从此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撩完就不负责了?

可以,喻文州,我黄少天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苍天我不认输”。

毫不犹豫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啪嗒啪嗒给蓝雨俱乐部前台打了个电话……

“你好,这里是蓝雨俱乐部,请问有什么事吗?”

“喂,请问蓝雨队长喻文州在吗?在的话帮我喊一下。”

“不好意思……如果找队长本人的话,请先预约,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可以稍后再拨,现在队员正在训练,或者我也可以帮您转达。”

“很重要的事,”黄少天想了想,接着说:“有关喻文州的终生大事。”

“……妈的智障。”

说完那头就挂了电话,留下黄少天一脸懵逼盯着屏幕:???这个套路不对??等等,蓝雨的前台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靠靠靠靠!!耽搁我队长喻文州的终生大事你担当得起吗?丫的别让我找到你!!!”黄少天忍无可忍对着屏幕大喊,还好周围没有人。

到最后黄少天终于下定决心要播那个号码时,突然想起喻文州没有带手机训练的习惯,有些自暴自弃的瘫坐在自己房门口,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以前怎么就没觉得训练时间这么长。

看了眼手机,已经快要自动关机了,屏幕上反射出从走廊尽头照过来的余晖,模糊了那张熟悉的脸,黄少天鼻子一酸,心里柔软的地方猛的被刺痛了一下,疼得他喘不过气,他现在,特别特别,特别想见到喻文州。

特别想告诉他,我其实也喜欢你。




8.

黄少天是被人拍醒的,一下午的乱逛耗费了不少精力,结果靠在门边直接睡着了,迷迷糊糊一看来人,是郑轩。

“黄少,怎么在这睡了?一下午你去哪了?”郑轩起身,拉了一把黄少天。

黄少天脑子很清醒,直接无视了郑轩的问题,抓着他就问:“喻文州呢?队长呢?”

郑轩:“刚刚下楼看到他的,他说你在门口睡了,让我叫醒你,现在……估计去经理办公室了。”

黄少天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往楼下奔,心里一团糟——他应该看到我了,可他什么都没说。

喻文州到底有多想躲着自己?

黄少天几乎使出了毕生所有的力气跑下楼,不一会视线里就出现了那张熟悉的背影。喻文州走的不快,一身蓝雨队服在夜色里也很显眼,有晚风出过来,勾勒出青年偏瘦的身材,以前黄少天洗澡的时候就不止一次的看到过他劲瘦的背,好看的蝴蝶骨,偏白的肌理,再往下黄少天就不自然的别过脸,脸烧起来以为是澡堂的温度惹得。

以前没往过喜欢这方面想,就觉得没什么,现在知道自己喜欢,看到背影都让他一阵心动。现在黄少天还觉得喻文州这个人处处都好,自己一点不想让给别人。

“喻文州!”声音先一步大脑说出了话,黄少天在他身后站定,微微喘着气,看着那个背影一顿,慢动作回放一样转过身,脸色隐在夜色里看不出情绪。

喻文州没有发话,只是看着黄少天,不远不近的一个距离,不会有亲昵,也不会太隔阂,却早已被划开了万尺沟壑,夏日闷热的空气里有什么将被一点即燃。

黄少天吸了口气,抬脚向前一步,而喻文州则是同时向后退了一步,漂亮的眉眼间看不出任何波澜,像是做了个再平常不过的反应。黄少天咬了咬牙,一把扑了上去,在喻文州转身前紧紧扣住他的手臂,终究是着急了开口:

“喻文州,你先听我说!”

“我想了一个下午了,不,也没想太长时间,但这不重要……我现在会追过来是想和你谈谈,喻文州,你先听我说,你不要走……”

黄少天就没这么着急过,他死抓着喻文州一直暗中发力试图甩开自己的手臂,整个人都凑了过去,心里有些小得意的看见喻文州惊讶的神情和眼里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情绪,很好,他动摇了。

可喻文州本就一直对黄少天没辙,只得无奈的叹口气,手臂的力道随机消失,嘴角弯起一个熟悉的弧度,挂满了无奈:“你说,我听。”

黄少天点头,仍旧不肯松手,就着这个过分靠近的姿势很郑重的开口:“我很清楚,我不是同性恋。”

喻文州敛了敛眉眼,眼神看向别处,神情是明显的抵触。

黄少天抓紧了手臂,接着开口:“但我确实是喜欢你的。”

“喻文州,我喜欢你。”

“之前不小心抽到你那件事我可以解释,我其实,就是,就是还没转换的过来,毕竟我不弯,我就从没往过那方面想。你一靠过来,我其实是特别紧张,我真的一点都不反感。”

   “不信你看,我现在就能主动碰你,喻文州,你不要生气,你昨天告白太突然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真的不是讨厌你。”

黄少天说这些话没太敢去看喻文州什么表情,渐渐松了手,有些局促的在裤腿上抹了把手心的汗,不是一点紧张。好半晌,都听不见对面有动静,黄少天一瞬间心拔凉拔凉的,但还是抱着点小期待,偏头瞄了眼喻文州,结果两个人的视线恰好撞上,黄少天立马偏开脸,心里一阵懊恼——去他妈该死的心动。

几乎同时,喻文州轻笑出声,带着凉意的指尖触上了黄少天的侧脸,瞬间,黄少天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同时,另半边脸一阵湿热的柔软触感,黄少天的心直接蹦出来了——喻文州在亲他!!

亲吻的时间很短,短到黄少天除了呆愣啥反应都做不出来,直直的对上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眼睛,脑子一抽,脱口而出:“你TM这也叫打KISS??!!”

这下轮到喻文州愣住了,不自然的抿了抿唇,装的淡定,仔细看会发现红了耳尖,且红晕渐渐往两颊扩散,黄少天觉得两人坦诚相见了就抛开羞耻心,一双过于明亮的眼睛毫不避讳直直的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受不住,偏头不看他。

黄少天有些着急,又去拉他的手臂,往前凑了凑想去亲喻文州,但终究也还是个新手,半路怯怯的只敢去碰喻文州微微上翘的嘴角,软的一塌糊涂,开心的不知东西。

真好,我在亲自己喜欢的人。




9.

真好,他们两个终于在一起了。










躲在拐角处被黄少天第一句喊人声吓的不敢出去结果目睹了一场好戏的郑轩如此欣慰的想到。

————END————

终于拖到现在写完了!把自己感动的……格式已经不想管了……依旧不知道标题和正文有毛关系……

其实这篇黄少天个人写的有点偏少女,下次写的时候会注意刻画黄少的帅气的!

而且很多地方个人交代的不是很清楚,大家凑合着看看吧……以及最后的最后本来想的蛮肉麻的但想了想还是换了个画风……郑轩大大辛苦了(不要打我)

最后,谢谢你能看到这里,笔芯(。・ω・。)ノ♡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