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对,没错,全世界的精神病院
都被我承包了= ̄ω ̄=

【喻黄】特别

▲▲▲原创人物郑轩亲妹妹
女孩子怎么可爱怎么来,不要为难女孩子

▲喻黄两人已交往设定,还没有小卢
▲关于训练会有BUG就别和我说了😂
▲通篇矫情OOC,一发完结




1.    

    下午训练开始后还不到半个小时,喻文州就被一个工作人员叫了出去,约莫十分钟后,喻文州领进门一个还没有他腿高的小女孩,一身粉色连衣裙,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头,一只小手被喻文州牵着,一双大眼睛红通通的应该是刚哭过,带着点胆怯和好奇望着屋里,十分讨喜的模样。

    霎那间,训练室的男生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以黄少天和郑轩的脸色最为古怪。    

    喻文州看过来,出声打断黄少天脑内的各种八点档脑补:“郑轩,你妹妹?”     

    郑轩皱了皱眉,却十分着急的推开椅子小跑了过来,蹲下身子将女孩揽进了怀里,一边还放轻了声音:“莹莹,你不是睡着呢么?”     

     说罢,抬头有些歉意的看了眼喻文州,喻文州会意点了点头,便打开门让郑轩抱着女孩走了出去,自己也跟了上去。     

    门关上的一刻,训练室立刻炸开了锅。

   “我靠靠靠靠郑轩那小子居然还有个妹妹!!”      

    “女孩子!女孩子!看见没,活的女孩子!还那么可爱!”    

    “卧槽我第一次看见郑轩哄人画面太美我都不敢看…”              

       …………    

    一群大男生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黄少天也参与的兴致勃勃,并且松了口气——吓死了还以为喻文州哪来的私生女过来认爸爸了。

2.    

    喻文州关好门,听着里面掩也掩不住的吵闹,不由得叹了口气,开口:“说吧,怎么回事?”     

     郑轩有些苦恼的也跟着叹了口气,无奈只得交代实情。     

     女孩是郑轩的亲妹妹,叫郑莹,打小就喜欢粘着哥哥,可是郑轩自成为正式队员以来就极少有回家的时间,即使回去能够相伴的时间也短,而这次妹妹硬是哭着闹着要找哥哥,父母没办法,只得将她带了过来,中午抵达的郑轩宿舍,说是第二天来接女孩子。本来郑轩猜想妹妹睡午觉会很长时间,自己趁训练休息再回来看看也不迟,却不料这次醒的格外早,怕是自己起床时惊动女孩子,孤单叫醒了她。     

    喻文州听着,若有所思:“所以说,现在把这个孩子单独丢着也不行了?”    
 
     郑轩急忙开口:“她很乖的,给个位置就行。”       

    女孩也是懂事,跟着点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喻文州:“我就,就找个地方写作业。”     
    喻文州对孩子没抵抗力,尤其是撒娇的,无奈只得答应道:“也罢,我给她找个位置。进来吧,不要耽搁了。”     

    郑轩叫住他,却有些为难的开口:“呃,那个……队长……”     

    喻文州不解看着他,示意有话就说。    

   “郑莹的书包还在我房间呢,大热天的,女孩子不经晒,你能不能先抱着她进去坐会……”     
      喻文州:“……”     

      女孩:“我不重的……我昨天刚洗过澡……”  

3.     

    门再次打开的时候,训练室两秒内恢复了安静,男生们再次齐刷刷的看过来,发现进来的却是喻文州抱着小女孩,不见郑轩踪影。女孩相比之前的胆怯,这次倒是光明正大的带着好奇的意味看着屋里,但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时,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脸埋进了喻文州的衣领处,小女孩的娇羞样肉眼可见。     

     不少人看向了黄少天,眼神带了点幸灾乐祸——平时让你两秀恩爱,遭报应了吧?     

    黄少天察觉到目光,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都看个屁!那是郑轩妹妹!不是队长私生女!     

     恰好,喻文州开口也作了解释:“郑轩亲妹妹,有事先在我们训练室呆个半天,明天就走。”见一群大男生还没有收回目光,便加了一句:“怎么,都不训练是想加训吗?”   

    一屋子人拨浪鼓式摇头,蹭蹭蹭的将目光挪到屏幕上,而黄少天仍然看着喻文州,准确的说,是在看着趴在他颈窝处的那颗小脑袋——明明我的。    

    他有些不自然的揉了揉鼻子,明亮的眼睛带了点委屈巴巴的意味,喻文州看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恋人一脸小孩子气争宠的赌气样,喜欢得紧,要不是怀里还有个真正的小孩子,真想把他拉过来好好抱紧。于是眼下只得无奈的眨眨眼睛,对着黄少天弯了弯嘴角,不需要言语,他相信黄少天能懂。    

    果然,黄少天很满意的接受到了喻文州的歉意,收回了目光,专注于训练。     

     整好队员,喻文州这才抽出心思放到了怀里的女孩子,郑轩训练时的位置在自己旁边,宋晓在郑轩旁边,而黄少天在自己对面,他旁边是徐景熙,同在一排的还有李远,主力队员基本在一起,其他的是几个被挖掘出来潜力不错的新人。     
     喻文州想了想,决定等郑轩回来再找个位置也不迟,眼下先让小女孩到他哥哥位置上坐着吧。这么想着,喻文州便抱着女孩到座位上刚刚准备小心翼翼放下,却发现小女孩拽着自己的外套不肯松手,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带着明显抵触,可怜的样子看得喻文州心软,而自己体质畏寒,抱着个人也能取取暖,索性直接抱着女孩坐到了自己大腿上,女孩这才笑起来。

      斜对角的徐景熙看到这一幕,在桌子底下绊了绊黄少天,带着明显的看好戏意味,结果黄少天反应快速的反手就掐了一把徐景熙的腰,并狠狠比了个中指,徐景熙吃痛的趴在桌子上,不仅要忍痛还要憋笑,搞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喻文州对他们的小动作没有理会,而是伸出手去拨弄女孩刚睡醒散乱的头发,小孩子的发质好,基本不需要梳子顺几下就没有乱翘的头发了,并且手感也好,松松软软的,让喻文州想起摸黄少天的头发也是这般舒服的感觉。说起来,自家恋人也就跟个小孩子一样。

    被喻文州说过一通后,没有人再盯着女孩看,女孩也是放松了下来,认真的看着屋内里的各种摆设,最后目光落到了喻文州面前电脑的游戏界面上,回过头小声的问:“这是,‘荣耀’?”

    喻文州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疑惑的开口:“你哥哥和你说过?”

    女孩摇头:“妈妈老是说,一开始,总是说哥哥没有出息不成器…什么之类的,后来知道哥哥拿了冠军,见到人就夸。”

     知道女孩是在说第六赛季蓝雨拿了冠军的事,喻文州弯起嘴角,心情颇好的有顺了几下头发,看到女孩手上的发绳,便指着问:“热吗,帮你把头发扎起来。”

    女孩盯着喻文州看了会,似乎在疑惑,不过还是乖乖点了点头,将发绳拿下来给喻文州,又转过身让喻文州好扎头发。

    喻文州好像不是第一次扎女孩头发一样,熟练的将女孩头发拢起来,微微抬高,顺着头发将乱冒出来的地方一一顺下去,差不多的时候拿起发绳把头发固定好,灵活的动了动手,低马尾便算是扎好了,然后轻声开口:“可以了。”

    女孩甩了甩头发,伸手去摸头发,然后转过头朝喻文州笑得特别甜,开口问:“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孩子嗓音甜,尤其女孩子嗓音偏软糯,而郑莹长的还很乖巧,一开口,连喻文州也忍不住放温柔了声调:“喻文州。”顿了顿拿过自己的文件夹,翻到自己的名字指给女孩看,女孩盯着看了很久,慢动作式点头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我们队长的名字是不是特别好听特别有气质一听就很高大上!对面的黄少天恰巧听到谈话,莫名骄傲的敲得键盘啪啪作响。

    而在斜对面目睹了一切的徐景熙,又朝黄少天投去感激的目光——还好你两交往了,不然队长出去妥妥的少女杀手,要是找女朋友,直接赢在了起跑线上!

    黄少天被盯得一整恶寒,转头利落的丢给徐景熙一个“你呀是不是智障”的眼神。

4.

    等的时间没有太久,郑轩拿着女孩的书包进门时,就看到自家妹妹和自家队长有说有笑,又看到对面的黄少天脸上没有什么情绪,真的是压力山大,快速走进叫了女孩的乳名,女孩立刻伸出手要自家哥哥抱抱,小心翼翼看了眼喻文州,见他也是笑着,才放心的抱起女孩。

    喻文州便站起身,开口:“我去找张凳子,小孩坐滑轮的同意跌。”

    郑轩感激的看了眼队长,又发现自己妹妹的头发早就被扎好了,猜到大概是喻文州扎的,思想一瞬间和徐景熙达到了高度统一——恭喜黄少天收获第二个来自郑轩充满感激的眼神。

   黄少天:MMP……  

    喻文州找的空位置在他们一排的后面,靠的近,女孩有事也方便叫他们。郑轩刚刚把女孩抱着坐下时,空调吹的桌子很冷,女孩抖了抖,却没有发声,仍然安静着打开书包。

    郑轩明显也是注意到了,抬头看了一圈训练室,发现只有喻文州一个人穿了外套,又为难的收回目光,喻文州倒是没那么拘束,直接脱了外套披在了女孩身上,开口还哄着女孩:“蓝雨那么多大哥哥怕热,能不能委屈莹莹穿穿我的外套?”

    女孩眨眨眼,笑起来表示乐意至极。蓝雨的小插曲算是暂时落幕了,喻文州和郑轩见女孩也开始专注自己的事,便去忙训练了。

    但明显喻文州是高估自己的抗寒能力了,刚刚结束一个小的任务,时间还没多长,冷却气吹得喻文州想出去,但他也只是停下动作,曲起手指,将指尖抵在掌心暖了暖,又迅速放开开始下一个任务。

    而这个动作没躲过黄少天的注意,可不是,从喻文州脱了外套起,自己就恨不得来个分身术,一个训练,一个看着喻文州,本体还是在喻文州那边的分身。

     现在, 终于给黄少天逮到了这个小动作,心里是止不住的开心,毕竟喻文州这些小习惯只有自己知道。自打出道以来,喻文州和黄少天便是一起的,那些只属于他们的小秘密扒着手指头数也数不过来,一想起来,只觉得又温暖又欢喜。

    黄少天凑近桌子,伸长手臂去够鼠标上喻文州那只好看修长的手,果不其然,冷的自己都抖了抖,有些恼怒的捏了捏他的手。

    喻文州早就看到了那只伸过来不只是做什么的手,弯起嘴角不为所动,恋人的手很温暖,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笑起来载着满满的阳光,暖和的让喻文州下意识准备去回握住,不料却被捏了,他偏头,对上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神,本是生气,看到自己后,转而又化为了满眼的无奈,他朝自己眨眨眼,小孩子一样。

     喻文州反应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站起身来了,喻文州张了张嘴,看着他走出房间,最终什么都没说,大概猜出了七八分,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觉得不再是那么冷了。

    黄少天几乎是顶着大太阳一路狂奔回的宿舍。两人有单独的房间,不过黄少天会时常跑过去跟喻文州挤一张床上,明明两个人是一个战队的,住一栋楼一个楼层,还在隔壁,可黄少天就是觉得不够,想着近点,再近点。

    黄少天原本不是那么喜欢粘人的,看上去和谁都玩的亲密无间,可始终有自己的原则,不该自己涉及的绝不多跨出一步——可偏偏遇上了喻文州,所有的条条框框只为他一个人破例——毕竟喻文州对黄少天来说是特别的。

     况且自己又那么喜欢他。

    黄少天停在喻文州门口,手上的确有他房间的备份钥匙。他手抵在门上,想了想,却转身去了自己房间。

5.  

    黄少天离开的时间比郑轩短,没一会便带着一身热气回来了,手上拿了件外套,被吸引注意力的男生们就看着黄少天走过来十分自然的把外套披在了喻文州身上,看着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后捉他的手臂,没有握住鼠标的那条手臂顺从的穿过袖子,喻文州像个没事人一样穿上了外套,穿完后才顿了顿动作,揪起衣领嗅了嗅,抬头不解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昂头,不予理会,心情颇好的回到了自己坐位上,一手遮住上翘的嘴角——黄少天给喻文州拿的是自己的外套。

    喻文州也不拒绝,还特地把拉链拉了起来,顺从的让黄少天的气息包围自己,你看,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怎么办?

    能怎么办,当然宠着他啊。

6.  

    虽说了让大家好好训练,但明显喻文州也暗地给大家放了个小假,训练任务都不重,傍晚六点钟左右,黄少天率先完成了任务,速度远超其余人,丢了鼠标,却径直走向了女孩子的位置。  
   女孩确实乖巧,期间也不过偶尔跑去问问喻文州一些问题,偶尔红着脸去拉郑轩约莫是上厕所女孩子之类的事,除此之外,都规规矩矩的在座位上写着自己的东西。这会整个人伏在桌子上,披着喻文州的外套,倒让人恍惚产生了蓝雨好像真的有一名女队员一样的感觉。

    听到黄少天过来的脚步声,女孩抬起头,立马把面前的纸张牢牢挡住,黄少天挑眉,心想我长的也没有那么吓人吧,至于这么防着我吗?

     他举起双手,学做电视剧里的模样,微微弯了弯腰,笑得一脸人畜无害:“我是好人,手上没有武器。”

    女孩也被逗笑了,但是仍然不敢挪动半分,黄少天不急,既然对方放下了防备,他便有信心让女孩对自己松口。他便直起身,手背在后面,一晃一晃的走进女孩,随手拖了张滑椅让自己坐下来,凑近女孩,放轻声音问:“写的什么可不可以让哥哥看看啊,不会我可以教你哦。”

    女孩朝他眨眼,小声开口:“你不要讲。”然后慢慢直起身,带着点欣喜想让人夸赞的意味,将纸张递到黄少天面前,女孩子单纯的心思一览无遗,白纸上满满的都是“喻文州”三个字,不算很好看,却十分端正,看得出花了点功夫,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已经做的很好了。

    黄少天看着那张纸,忍不住趴在桌上笑了起来,女孩有点慌张,去推黄少天,小心翼翼:“写的是不是很丑?”

    黄少天连忙摇头,过去抱了抱女孩子,忍住笑意:“没有没有,很好看,真的。”

    女孩不信,推开他,嘟起嘴:“骗人,那你笑什么?”

    黄少天眨眼,半开玩笑的开口:“因为写的很有特点啊,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你这么写我们队长的名字的人,很特别,真的。”真的,他第一次看见小孩子写喻文州的名字。

    女孩好像是信了,捂着嘴,大眼睛看着黄少天,满满的是开心,又回头看了眼喻文州,主动凑近黄少天小声道:“你不要讲,我待会给他看。”

    接着女孩又问了黄少天的名字,一视同仁一样,在白纸上很认真的书写着,写了几个后,又在旁边添上喻文州的名字,转过头笑嘻嘻的指着两个名字:“蓝雨的,队长,副队长。你们特别好。”

    黄少天:“那你说说,我和队长,你更喜欢哪一个?”

    女孩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对上黄少天满是期待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捂着脸笑得开心:“……文州哥哥。”

    黄少天立刻换上很打击的表情,委屈巴巴的把头埋进臂弯,装的十分像伤心了的声音闷闷的传来:“小莹莹,你真是太伤我心,少天哥哥不开心了,不想理你了。”

    骗小孩子真的是足够了。女孩立马慌了,去戳他的手臂,见他不抬头,便去摇他,他还是不抬头。女孩凑过去,小大人一样哄着黄少天:“少天哥哥,你也好,我也喜欢,你抬头好不好?”

    黄少天不为难女孩,顺从的抬头,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之后,黄少天的心理年龄像是被同化了一样,和女孩闹在一起玩的十分放的开,基本就是个孩子了。不过期间有很好的控制说话量和素质,优先让女孩子开口。

    没过多久,主力的几个都陆续完成了任务,也都跑过去和女孩子黄少天一起闹,但基本都被黄少天打发了,郑轩也借口帮妹妹把书包带回去,待会请假出去离开了,让黄少天陪一会。有好一会了,女孩不住的往喻文州的方向看,凑过去问黄少天:“文州哥哥什么时候忙好啊?”

    黄少天:“他可是队长啊,有很多事情要忙的,不着急,多等会,你再想想等会怎么给他一个惊喜?”

    女孩乖巧的点头,将白纸认真的捧着,闭上眼睛像是在练习。黄少天趁机滑过去,凑到喻文州身边小心翼翼的去摘他的耳机,然后用吹了一天空调的凉手摸喻文州被耳机捂热的耳朵,激的喻文州缩了缩脖子,但他似乎对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了,连头都没转一下,专心的做着数据记录,顿了顿,又开了口回答黄少天最想问的问题:“等一下…再给五分钟……”

    黄少天满意的收回手,瞥了眼还在低着头嘀咕的女孩,快速的靠近喻文州亲了一口脸颊,一脚在地上借力迅速把自己拉回女孩身边,不再回头看喻文州。

     喻文州确实愣了一会,转头去看黄少天四处张望假装看风景的动作,抿了抿唇把笑意吞回去,手指在键盘上操作轻快了起来。

7.  

   喻文州掐时间掐的很准,说五分钟也就五分钟。等他关了电脑走过去拍黄少天的肩时,女孩反应很大,率先喊出了声:“文州哥哥!”

    喻文州被声音叫的愣了愣,有些生硬的将手放在了黄少天肩上,黄少天没有理会,撇过头,但是抖动的肩膀暴露了他在憋笑的事实,喻文州保持微笑,手上暗暗用力,力度没控制捏的黄少天咳嗽了一声直接趴了下去,一手拍桌表示抗议,喻文州也不理会,对着女孩开口:“什么事?”

    女孩朝喻文州眨巴眨巴眼,又转向别处,磨蹭了几下从凳子上下来,乖乖巧巧的在他面前站直,有种恭敬的意味递上一张白纸,女孩的声音比之前要小的多,喻文州勉强听得清楚:“你的名字……不好看你说……”

    喻文州接过来,一张大白纸上填满的是自己的名字,端正有力,看得出女孩有多认真。看了眼有些紧张的女孩子,喻文州笑得温和,弯腰一把抱起女孩,一边简直夸蓝雨黄少天都没这么用心过的去夸女孩:“写的特别好看,我特别喜欢。”

    女孩高兴的感觉眼睛都亮了几分,开心的去搂喻文州表示自己的喜欢,喻文州从善如流的往门口走:“走吧,去找你哥哥。少天,把空调关了顺便别忘了关门。”

    黄少天:“???!!!队长?!”

8.  

    到了晚上,郑轩请了假,把妹妹带出去逛了一圈周围,同行的有徐景熙跟着凑热闹陪着。女孩问了喻文州和黄少天来不来,被黄少天顺便掐了把嫩脸解释,队长副队长有很多事情要忙的,下次你找个好时间我和队长奉陪到底啊。

    女孩乖乖的点了点头,把注意力放到了玩上面。

    黄少天说的没错,战队的事情的确蛮多的,和喻文州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后,黄少天跑了趟技术部,喻文州拿着文件夹去和经理商量关于广告商的事情。等喻文州谈完后回自己房间时,黄少天已经洗完澡躺床上玩手机等着了。

    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和喻文州挤着一起睡了,黄少天已经基本把这当自己宿舍用了,不费多大劲连喻文州摆放洗漱品的位置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简直比在自己那都放的开。

    听到开门声音,黄少天连头都没抬,简单的问了句,你回来了啊。

     喻文州也简单的应,嗯,回来了。  

9.  

    喻文州洗完澡出来时,黄少天基本把东西准备好了,两人一起睡也不是不干正事,睡前会一起复盘或者讨论讨论怎么怼微草嘉世霸图啊什么的。这会黄少天整个人蜷在座椅里,看视频看的挺认真的。

    喻文州走过去,摸了一把他的头发,有些无奈的开口:“又没吹头发?”

     黄少天哼了两声,没动,声音被捂的闷闷的:“我不喜欢那个味道,等会它自然干。”

   “可你开着空调,容易感冒。”喻文州把黄少天压着的一条干毛巾抽出来,不作声擦着他的头发,态度少有的强硬。

    黄少天突然笑出声,身体往前倾躲着喻文州的动作,赶在他说话前捉住他的手腕,又靠着椅子仰起头看喻文州,眼睛里像装了星星一闪一闪的,声音尾调止不住的上扬:“我说,喻文州你每次洗完澡都这样问我有没有吹过头,怎么还不长记性?不不不,这不是主要的,关键是每次问完还特别熟练的给我擦头,怎么不嫌烦?”

    喻文州挑眉:“我还没不喜欢你,怎么嫌烦?”  

     黄少天眨眼:“那有没有少喜欢一点?”

    喻文州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笑得眉眼弯弯:“没有,更喜欢了。”

    黄少天不干了,倒不是说对喻文州的回答不满意,喻文州的情话对他一直都是满点爆表的,黄少天不满的是他的行为。交往都快一年多了,两人的进度除非酒精催化外加冲动的魔鬼作祟会干点出格的,而平时的小动作永远止步于牵小手亲亲脸,关键的直球都得靠着自己强大的内心打——不公平!不正常!明明喻文州才是看起来老司机的那个!

    黄少天甩了喻文州的手,腾的从位置站起来,随手把滑椅往一边推,刚想帅气的来个推倒,不料老天和他作对,脚缩的久了有点麻,那个帅气的转身也就硬生生卡在半路,喻文州就这么不明所以接住了倒过来的黄少天

    喻文州:“少天?”

    黄少天:“我靠你别说话我想静静……”

     喻文州:“静静是谁?”

    黄少天:“!!喻文州从今往后你的小名就叫静静!我不管!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喻文州扶正他的身子,慢慢引着恋人往后退:“你确定?”

    黄少天手脚并用缠住他,恨恨的喊:“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喻文州抱紧他没有推开:“那你要不要拿张纸再练练这个小名?”

    黄少天瞬间明白喻文州在说什么,头埋在颈窝处,贪恋的蹭了两下,呼吸就贴着喻文州的锁骨,温温热热的,半晌后黄少天自知理亏的开口:“那还是不要了吧,怪瘆人的。”

    喻文州也没有跟着计较,拍了拍黄少天的背,让他起来:“还复不复盘了?”

    黄少天没有吭声,也没有动作,揽着喻文州腰的手臂却越收越紧,再次蹭了蹭头,喻文州好笑的感受着恋人小孩子一样的动作,偏头躲了躲,还没有发话脖颈处便感觉到了一阵湿热,惊的喻文州整个人都僵住在原地——这记直球打的猝不及防。

    黄少天也是紧张的不行,不敢去吻喻文州的嘴,只能装装老司机亲他的脖子,一只手抚着脖子变亲为吮,另一只手拽着喻文州的衣服往后退,准备先推倒再想对策,反正今晚不管怎么说都要把你办了!

    喻文州其实特别想笑,他顺着黄少天往床边退,轻声开口:“少天你是在吃小孩子的醋吗?”

    黄少天燃起的小火苗瞬间就灭了,愤恨的去掐喻文州的腰,但是没办法否认,你看,又不是只有黄少天一个人靠过喻文州颈窝处,也不是他一个人被喻文州抱过,连在纸上写喻文州的名字这么幼稚的事也不只有他一个人做过,虽然对方是个小孩子,但是吃醋的心情约莫是成了反比的,他很不爽,可又很无奈,因为他自己也找不到理由帮喻文州开脱,小孩子喜欢喻文州的心思可比他干净多了,人家也就要抱抱夸夸自己,自己……不不不,黄少天你不能怂,就因为你们已经是成年人了,还已经光明正大的交往了,自己要点甜头也是应该的,对方就一半路插过来的小女孩,你怂你就不是个男子汉!

    想到这儿,黄少天也有了点底气,可气势还没上来,他决定退开两步好好和喻文州谈谈,结果一开口整个房间就跟倒了醋瓶一样,酸味满的要溢出房间:“我和她,啧……不是,你还会给女孩子扎头发?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技能……”                             

    喻文州轻笑出声:“我亲戚那边很多孩子都是女孩子,自己年龄算大,聚在一起吃酒老是被请着帮忙照看孩子。”        

    黄少天目光落在地板上,抿着唇,也不知道说什么,可就是不想看喻文州。

    喻文州见状,便径自坐在床边,拍了拍自己大腿,很大方的表示:“来,少天,不要害羞,我也可以当你是个孩子哄着。”

    黄少天呵呵了两声,却意外没有炸毛走了过去,心里想的当然不是过去当个孩子。他走近,趁喻文州伸出手时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另一只紧跟着朝他的肩上用力往后推去,自己欺身而上,在喻文州惊讶的眼神中,头脑一热嘴对嘴亲上了。连着自己不爽的心情一起,这个吻可是饱含了黄少天满满的爱意和心切啊,并用了十足的力气,和喻文州的嘴紧贴着,对,没错,紧,贴,着。

       ……………………

    ——我靠喻文州你又不是木头本剑圣都这么主动了你倒是给个表示啊你这样僵着搞得像是我强迫你酱酱酿酿的当我不要脸的啊!

     察觉到黄少天几乎要改亲为啃的时候,喻文州一手轻轻按着黄少天的脖颈,大拇指在耳边来回缱绻的摩挲着,微微歪了歪头张嘴舔了舔对方紧张的不知作何动作的唇瓣,同时抓着自己手腕的力道陡然加大,连同敲锣打鼓般有力的心跳也一并传了过了,扑通扑通,同化了自己心跳的速度。喻文州接着把自由的手放在黄少天下巴处微微用力示意他张嘴,本就紧张的黄少天毫无条件的信任喻文州乖乖张嘴,让对方的舌头伸进来,顺从的让他撬开牙关,温柔的照顾着自己口腔的每一个地方,酥痒的睫毛直颤就是不敢睁眼。

    黄少天学的很快,不一会就抛开了羞耻心,和喻文州纠缠在一起,两只手急切的捧着喻文州的脸,小动物一样的亲昵。喻文州重获自由的手便去摸黄少天的背脊,恋人的身体一直有注意锻炼,骨节一段一段突出来,腰部劲瘦并且很敏感,平时恶作剧就特别喜欢挠他痒。喻文州摸了会便掀起他的睡衣,带着凉意的指尖终于碰到温热的皮肤,无比留恋的顺着骨节慢慢滑过,激的黄少天终于回了神。

     黄少天抬起身喘着气,眼神明亮的灼热,开口的声音因为被撩起的情欲带着难得的嘶哑,挠的喻文州心痒:“你说,你家哪个孩子会对你这样?”

    所以吻了这么久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喻文州感到好笑,搭在脖颈上的手用力将黄少天再次按向自己,自己抬了抬头,凑过去吻黄少天的眉眼,到鼻翼,到柔软的嘴角,真的是哄着他的口吻在回答。

10.

   “可少天是特别的啊。”












————END————

我!我!我终于码完了!!激动

大家中秋快乐啊,没赶上国庆,中秋凑凑热闹吧😂😂

分段什么的我真的尽力了,爪机码字不容易,还特别容易删稿,不说了,这篇我相当于已经写了三次了说多了都是泪,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感谢能看到这里【笔芯】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