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对,没错,全世界的精神病院
都被我承包了= ̄ω ̄=

【喻黄】爱干净

▲喻队黄少习惯私设
▲有OOC,时间线较混乱,一发完结
▲又名,喻黄的花式告白XDD

1.

其实喻文州并不是个很爱干净的男生,和其他大部分同龄人一样,衣服能少换就少换,床单也是能少洗就少洗。

至于看上去仍然比别人要干净,大概是因为喻文州那看上去就很清爽的中分短发和一身蓝雨的白蓝队服,再加上他那一笑起来就有夏天清凉晚风的感觉,的颜。

真正注意起干净,还是和黄少天交往后。

2.

那是第六赛季的时候,蓝雨凭着势不可挡的气势一举拿下冠军,经理高兴的不得了,当晚便邀全员上酒店嗨,并特别准许明日一天假。

喻文州借着队长的身份,被劝酒次数最多,但是也成功拒绝最多。可到了最后,头脑也是有点昏昏沉沉,看着餐桌上基本一片狼藉,黄少天徐景熙他们开始像是用不完精力一样拽着互相的脖子拼酒,结果到了最后脑袋都搁在桌子要么椅子上,恨不得粘在上面,一动不动,脸上都是大写的“我已死而无憾”的表情。

喻文州叹了口气,扶着椅子站起来往门外走,叮嘱好各队员在包间里等着,待会送你们回蓝雨。

走到外面,晚间的燥热仍然让人受不了,但喻文州却清醒了不少,打完电话叫车,便在路边等着。

嗨的时间太久了,这个点喻文州也开始犯困,迷迷糊糊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还没转身,头上便被扣了什么,眼前本就不清楚的景象被遮掩住了,身后那人喝了酒少有的软糯语气传来:“队长……你不戴帽子是想被谁认出来吗?”

喻文州轻笑出声,转过身看那人喝了酒潮红的脸色,平日精神满满如黄少天,在经历一番疯狂加上时间的催眠,此刻眼神也是迷迷糊糊,没有什么聚焦,感觉下一刻就要倒下睡过去。

“少天这不是给我送出来了吗?”喻文州将帽子戴戴正,推搡了一把对方,“先去房间等着,你就不怕粉丝认出来?”

“嗯……”黄少天哼了一声,却是伸出手去抓喻文州的手臂,手心滚烫的热度直直的传过来,几乎要把喻文州灼伤,他有些不解的看着黄少天的动作,可黄少天也只是捉住他的手臂,便没有了表示,眼神往下沉。

喻文州觉得自己很清醒,应该。

“少天,听得到吗?”

“嗯………………”

“少天,我喜欢你。”

“嗯……………?!!!”

抓着自己的手臂突然用力,黄少天抬起头,另一只手快速掀了喻文州的帽子,眼神恢复了平日的明亮,甚至锐利的过分,直直的看着喻文州,但是立刻,恢复了往日的笑意,他凑近自家的队长,近到彼此的呼吸都交错在一起,声音有些抖却带着欣喜的意味:“喻文州,我以为你要留到退役才和我说这句话。”

“我也是有独占欲的。”

喻文州伸出手去掐黄少天的脸,他没有反抗,顿了顿,眼神还是一样的认真的开口:

“队长,你看,我这样就和你一样高了。”

“…………”

要不是黄少天说完那句话立刻倒到自己怀里睡过去,喻文州真要以为黄少天是装的了,无奈,只好扶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站着,本想要叫醒他问问愿不愿意在一起交往试试,但是又舍不得他这么累,往路边这么一站就是十几分钟,终于给喻文州等到了接送的大巴。

将黄少天扶进去躺坐好,还没忘记包间里有一群蓝雨的队员——在告白半成功高兴之际没能忘掉自己队员,喻文州可以说是好队长的典范了。

回去的路上,黄少天依旧睡死的像头猪,掐他也是哼哼两声就没了动静,喻文州颇有些无奈,只得尽队长之职好好安顿好队员,到最后,自己也是累的不行,回房便睡了。

第二天,喻文州是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本来有点喝醉加上闹腾,应该是听不到的,但是敲门的人太执着了,颇有一种“你不开门就吵到你醒”的架势。喻文州听这节奏心里有了底,也是,找遍蓝雨也没有像黄少天这样敢敲队长的房门了,他揉了揉眼,爬起来去开门。

才开了一条缝,门外的人就迫不及待的钻了进来,带着一身夏天的热气朝喻文州卷过来。同时,自己的手腕被对方扣住,像是怕自己跑掉一样,还顺带压在一边的墙上,喻文州没有反抗,噙着笑意看着来人的所有动作。

黄少天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并直奔主题:“喻文州,你昨天是不是和我说喜欢了?”

“喜欢,喜欢什么?”喻文州反问他。

结果听在黄少天耳里加上宿醉后神奇的脑回路,这个问题就变了味了,瞬间黄少天的眉毛挑的老高,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暗道,好,很好,喻文州你个大心脏居然准备撩完我的纯情少男心就跑
?没门!今天非得趁这月黑风高啊呸光天化日下把你给掰了 ,大发慈悲给你个机会,自己弯还是我动手?

酝酿好情绪,刚准备开口说“喜欢什么?当然说喜欢我啊!”的时候感觉不对,怎么整的我这么不要脸呢?而且昨天喝酒也有点断片,看喻文州这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一点也没有和自己那啥的意思,跟自己笑的时候也一如既往的有夏天晚风的感觉,没什么变化。黄少天突然就慌了,并且怂了。

他松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开始扯话题:“你和我说,你,你喜欢,蓝雨。”说出来简直没把自己的舌头咬着,且说完就想撞墙了,连黄少天自己都听出来自己有多扯,要不是当着喻文州的面,真想抽自己一巴掌——你平时那么能说话的技能点加去哪了??!

要命的是,喻文州还真就顺着他的意思应和:“嗯,我确实很喜欢蓝雨。”

“哈哈哈哈哈那必须的啊,队长你可是蓝雨的生是蓝雨的人死是蓝雨的鬼,而且领了蓝雨拿到冠军赖都别想赖,来来来赶紧去刷牙洗脸换衣服我们去抢早饭听郑轩说今天早饭有小笼包三丁包子可丰盛了!”像是找到了话唠的感觉,终于扯话题自然了点。

喻文州有些想笑,却担心黄少天真要把这个问题给糊弄过去,他也没有料到一向大胆外向的联盟剑圣也会有不敢开口问的事,面对喜欢这个问题会变得闪闪躲躲不打直球。

想来自己不也是这样吗?一向运筹帷幄可以恰到好处的把事情把握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也可以确定黄少天对自己有感觉,却始终不敢迈出那一步,昨天也不过借着酒精和少有的也只会因为黄少天而起的冲动告了白,因意外中止水到渠成的事情。而今天,两个人都很清醒,对着如宣纸一样薄的隔应,却不敢去捅破了。

面对爱情,谁都会变的小心翼翼。

但是,喻文州觉得今天要不说破,今后也再难以找到恰当的时候告白了,还是二次的。

“少天。”

“喻文州。”

不料两个人同时开口,喻文州和黄少天看向对方,一双平静暗藏情愫一双明亮炽热滚烫的眸子倒映的满满都是对方,还有满满的都要溢出来的认真。

我喜欢你呀。

3.

蓝雨的队员发现,自获得冠军的第二天,他们的蓝雨正副队比以前更形影不离了,黄少天对门的郑轩还发现,他们的副队已经搬了床位去隔壁队长的房间睡了。

然后,队员们还发现,他们的队长洗衣服洗床单的次数居然多了起来,并且整个人比以前要更干净清爽了,笑起来不止是夏天晚风的感觉了,还有如春天和煦微风的暖和。

“你说,黄少和队长是不是在交往?”郑轩问来自己房里说是一起复盘实际在刷微博的徐景熙。

徐景熙头都没抬,淡淡的说:“他们俩不是早就交往了吗?看看成天腻的,堪比牛皮糖。”

“……哦。”郑轩心里微微挣扎了一下,但觉得很有道理,打出道就看他们俩一起,现在不过更腻了,而且两个人一起还是挺养眼的,最主要的是,能镇住黄少天话唠的也只有队长喻文州了。

于是郑轩便愉快的放弃了挣扎。

这边,黄少天坐在喻文州房间里的转椅上,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拿余光去看在房间里打扫得有些手忙脚乱的自家队长。

喻文州拿来扫帚扫地,扫到一半发现桌子有些乱,便先去整理书桌,抖了一地的纸屑和橡皮屑,还有一地黄少天的鸡皮疙瘩。把东西搬到床上准备擦一下桌子时,又发现床上零零散散堆了些换洗的衣服,被子也是睡完觉就没有叠过,皱的好比麻花。叠完衣服准备收到衣柜里,看见衣柜里也是衣服一件包一件乱七八糟,便又去整理衣柜里的衣服。忙活了半天,结果在比划怎么放在衣柜里看起来整齐。

目睹全程的黄少天难得的表现了沉默的一面,天知道他有多想憋住想笑的欲望。

“咳,文州,你目前暂时不穿的衣服可以先放下面,最近常穿的可以挂起来。”黄少天看不下去了,关了手机走过去接过一边叠好的衣服,帮他放进衣柜。

喻文州没有回话,抱着手里的一打衬衫像是在想什么,湛黑的眼睛看着衣柜出神。黄少天便伸手去扯他的袖子,然后沿着手臂去钩喻文州修长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喻文州也下意识用力钩住手指去回应自己的恋人。也没用太大力,但黄少天就这么顺势一靠撞了一下喻文州,终于把他的注意力撞回来了。

喻文州头转过来有些苦恼的看着黄少天,开口:“少天,我要不要找张新杰问问整理房间的办法?”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别掐别掐——”黄少天笑出声,同时退后一步躲开喻文州伸过来的另一只手,而另一只相握的手却不肯放开。喻文州有些无奈看着笑得不能自理的恋人,真想拿自己手上的衣服糊他一脸,但也只是想想。于是他便刻意扳起脸来冷漠的站着。

大抵也觉得安静的屋子里自己一个人哈哈哈的笑有些傻逼,黄少天便自主制止了笑意,开口:“文州,我虽然有点小洁癖但也不是不能忍,而且你又不是没进过我房间,跟你之前屋子比也没有多少整洁,不用特意收拾的。打扫这件事,真的,队长你来做看起来太有违和感了噗,咳咳,抱歉。”

“本来这房间也够乱的,打扫一下也没什么。而且,现在房间多了一个人,我倒是觉得比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更乱,不收拾不行啊。”

喻文州手缩了缩,黄少天会意松开了手,挪过去抱住他的腰,撒娇一样蹭了一下,说,行吧,那我帮你一起打扫别的地方,然后一起去吃饭吧,我饿了。

喻文州笑道,好,一起。

从今以后,都一起。

4.

两个人住一个房间后,喻文州还发现了个他不得不爱干净的理由——黄少天洗完脸,从不拿毛巾擦,从不。

因为他去掀喻文州的衣服擦。

喻文州从超市回来,甩给黄少天五颜六色的好几条毛巾,说,选一个洗脸。

黄少天:“我不!!!”

喻文州:“少天,你听话……”

黄少天:“我不我不我就不!队长我洗完脸不拿毛巾擦的习惯从小学就养成了!你现在强迫我改简直就好比强迫我改掉话唠这个蓝雨的光荣传统一样实在丧心病狂!而且队长擦你一下衣服也不脏又不少块肉啊!”

喻文州:“呵,那件睡衣我三个星期没洗了。”

黄少天:“……算你狠。”

喻文州:“乖,那就选……”

黄少天:“你等着,我帮你拿去洗。”

喻文州:“………………”

久而久之,喻文州也不得不习惯黄少天的这个怪癖,于是只好勤换衣物了,并且特地去挑了两套纯棉的睡衣,就为了不让黄少天擦的脸难受。

而喻文州也不知道的,黄少天拿自己衣服擦脸也有点那么小九九。说起来,黄少天大概会把锅全推到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的体质偏瘦且皮肤偏白,笑起来温温和和却不羸弱,并且玩荣耀还是很注意锻炼的,只不过比起黄少天的量要少些,一身宽松的蓝白队服尤其衬得体型好看。

早在没有交往前,黄少天有次和喻文州商量战事过晚,便一起睡了一晚。犹记得自己刚刚醒时,看到的第一眼便是一块白皙的皮肤,到背脊处的突出的骨节——喻文州坐在床边翻资料,衣服大概有点短,弯着身子的时候便能看到好看的腰部,裸露在外面挠的黄少天心痒,可那时自己连抱一下的借口都难找,更别提一大早突兀的去摸喻文州的腰了。

可谓自喜欢喻文州以来,自己已经“垂涎”好久喻文州的腰了。所以交往后一起睡的第一个早晨,黄少天站在旁边用水泼完脸胡乱抹了几把后,喘了口气去看正在漱口的喻文州,自然而然的看到了衣摆(以及自己特殊的透射能力)和腰。心里斗争了三秒后,终于伸出了邪恶的手。

犹记得那一次擦完脸后抬头去看喻文州的表情,那是四大战术师之一的他难得的呆愣和一脸懵逼,往日波澜不惊的黑眸里写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黄少天也被盯得不好意思别过脸去:“咳咳,顺手,顺手……”

喻文州:“……”

一开始喻文州也不是很能接受,毕竟不习惯是理由之一,最主要的是自己衣服也不常洗,再被这么一擦还不如不洗脸算了。而这个最主要的理由是喻文州不厌其烦的讲给黄少天听的,黄少天却一脸大义凛然的说:

“文州,从今往后,我要让全蓝雨都知道,你的衣服已经被本联盟第一剑圣黄少天承包了!”

好吧,既然自己的恋人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为了他努力爱干净吧。

5.

黄少天洗完脸不爱拿毛巾擦这个小癖好只有喻文州知道,即便在作为国家队成员前往苏黎世后也是如此。

苏黎世尽量提供了好的住宿条件,也是两人一间,但一开始考虑到叶修是领队,而喻文州是国家队队长,本是把他们两个人安排在一起,而黄少天被分配到和方锐一起的。然后坐过去的航程,黄少天美曰其名和方锐多交流交流方便日后配合,滔滔不绝和方锐谈南谈北谈天谈地,从中国古历史讲到世界大局,从原始人进化扯到时代科技,并中肯的发表自己的大篇看法。方锐一开始还能跟着唠几句,到了最后即便和黄少天表示自己真的好困也被迫听他的大段说辞,真的烦的不行。

于是航程不到一半,方锐便去找了喻文州换座位,十分诚恳的表示自己当年做英语阅读理解CD篇提炼意思都没从黄少天的话中听取重点要难,喻队你现在身为国家队长赶紧拯救拯救我吧。

喻文州看了一眼睡死过去的叶修,勉为其难道,好吧。

重新换了座位后,喻文州刚坐下立马就遭到了黄少天的肘击,他哭笑不得,捉住他捣乱的手。

“让你换过来你还不乐意了?!一脸为难几个意思?”黄少天空出来的一只手便去抢他手上的资料,不让他工作。

“这不是怕方锐不肯主动换吗?说了那么久渴不渴啊?”喻文州适时转移话题,接过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还好……本来就不对啊!你看孙翔周泽楷张新杰张佳乐他们同队就能一起,凭什么就我们俩分开!简直!莫名其妙!!”黄少天一边说还一边冲空气狠狠比起中指。

“这不换过来了吗?”喻文州笑着去握住他的手,接着顺利的拿到被抢的资料,又开口:“到苏黎世时间还挺长的,少天还是睡一觉吧,有事我叫你。”

“你不睡吗?”黄少天侧了侧身子朝喻文州身上靠,稍稍用力捏了捏握住的喻文州的手,温暖干燥,喜欢。

“等会,把一些英文看完,不然过去连打招呼都难。”喻文州回答,调整了一下肩膀的位置,让两个人都能舒服点。

“哦。”知道他有正事,黄少天便乖乖闭了嘴,闭了眼开始睡。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的呼吸开始平稳,偏过头吻了下他靠过来的脑袋,动作很轻,结果黄少天根本没睡着,猜到了喻文州在干什么,睁开眼扫视了一下周围,抬起头不顾喻文州错愕的眼神,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颊上,心满意足的再靠了过去,开心的还蹭了两下。

要不是在公共场合真想把他拉起来好好接吻,喻文州这么想着,无奈的放好资料,也靠着黄少天睡觉了。

6.

不着急,以后时间多得是。

他们会在一起很久。

——END——

终于!写完了!
依然不知道标题和正文有啥关系……

感谢看到这里【笔芯】

评论(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