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对,没错,全世界的精神病院
都被我承包了= ̄ω ̄=

【喻黄】看不清

▲私设,喻队眼睛轻微近视设定,原著向背景
时间线,第十赛季前
▲有bug,有ooc
▲一发完结

黄少天发现喻文州有点轻微近视是在中午排队打饭的时候。

“少天,那盆菜是白斩鸡吗?”打断正在滔滔不绝诉苦着夏天这热死人的天气的黄少天,喻文州抬起手指了指窗口。

顺着喻文州修长的手所指的方向一看,黄少天有些疑惑的回答:“不啊,是豆腐,今天没有白斩鸡,只有红烧肉,哦不!为什么还有秋葵!”

“是吗?”喻文州眯了眯眼,似乎有些不信,又走近了几分,他站在黄少天后面,移动几分后,几乎要和前面的人贴起来,黄少天更是要跳起来了。

——太近了!

换作其他人,黄少天可能会十分嫌弃的推开对方让他离自己远点。可靠近自己的人是喻文州,自己藏心底喜欢的人,这个距离更是求而不得的。除了商量比赛的时候,黄少天很少有机会能和喻文州靠这么近,一方面是怕闲人杂语,而另一方面是他自己刻意避开的——因为黄少天认为自己的意志力并不是很好。

没过一分钟,黄少天前面打饭的人便走了几个,心一横,拉过喻文州的手腕往前走,一边说话试着转移注意力:“队长你看不清就往前走走啊……哎呦我去,队长你这么热个天怎么身体还这么凉啊!快快快另一只手也给我,我都热的要熟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便抓起喻文州的两只手当冰袋似的往脸上贴,接着一脸死而无憾的表情。自知这种行为有些过于亲密,黄少天按了两秒心中小小欢呼雀跃满足自我了一下便准备放开手,不料,喻文州却双手发力捧起了自己的脸,一双好看的眼睛盯着自己,眼神却是七分疑惑三分笑意:“少天,我好像有点看不清。”

“看,看不清,看不清?看不清什么?!”黄少天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嘀嘀咕咕念了几遍喻文州的话,大脑才跟的上反应,最后喊了出来。

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刚想开口,便听见身后的食堂大妈敲了敲玻璃,扯着嗓子喊:“你们两个小伙子还吃不吃饭了?不吃旁边让让好吗?”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后来顺利的打完菜,坐下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黄少天才知道喻文州最近有点轻微近视,其实也就是眼睛有些操劳过度,对远一点的物体看不太清。

黄少天便问:那待会训练结束陪你去配副眼镜吧,最近也没什么时间让眼睛休息。

喻文州摇了摇头,微笑着开口:“马上第十季赛了,叶修那边很不好对付,少天你抓紧训练,周末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你看,喻文州并不是很想和自己一起,尽管理由很充分,但黄少天还是很敏锐的发现,喻文州有点抵触和自己独处。不不不,真的没有心理作用,不过不开心倒是真的,就一点,真的。

黄少天听闻后戳了戳那块红烧肉这么想,歪了歪视线看了眼此时还正在努力看清墙上挂着的钟的时间的喻文州,干净的侧脸明明柔和的无害,却又冰冷的让人难以靠近。

就好像连给自己奢侈幻想一下的机会都被掐断的干干净净。

反正队长忙着荣耀不会有时间谈恋爱的。抱着这样想法的黄少天便放宽了心让喻文州独自一人周末去配眼镜,然而第二天一大早,黄少天几乎是立刻打消这个念头。

蓝雨的宿舍条件很好,正式队员都有独立的房间,而黄少天的就在喻文州隔壁。大早上,黄少天倚在门边让开了一宿空调的房间换换气,顺带等着喻文州去吃早饭。

没等多久,隔壁便传来把手扭动的声音的时候,黄少天正在打哈欠,想着等会开口也不迟。

然后他的哈欠便卡在了半路。

黄少天亲眼看着他的队长打开了门,门都没来得及关,便朝连着走廊的大厅喊了声“少天”,然后急急忙忙反手关了门头都没回,便朝着大厅奔去。

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热的要死的天气却让他背脊无端生了一丝凉意——队长终于被自己烦的疯掉了——不对!黄少天抬手朝自己就是狠狠地一巴掌,让自己清醒清醒,回过神抬脚跟了上去。

走近大厅一看,喻文州却跟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在说话,脸上皆是愧疚而无措的笑意,定睛一看,哎呦,好家伙,感情还是个自己的粉吧,留的和自己一样的发型,穿衣风格都酷似自己,加上体型个子都差不多,队长最近眼神还不太好,难怪会认错。

黄少天眯了眯眼,心情稍微好了点的走近,那名和喻文州对着的男子看到了自己,激动的朝自己挥手。

“是少天吗?”喻文州回过头,眯着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啊!我是!黄少天啊!队长你知不知道刚刚我就看着你奔着大厅喊我的名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队长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我尽量改当然除了我话多这一点不可动摇其他可以谈谈!”黄少天走近委屈巴巴的抱怨着,然后一改脸色,有些严肃的朝着陌生男子开口:“你是哪里来的,怎么到了这里?”

小伙子像是没有听出黄少天语气里的不快,自顾自的开口:“副队,我我我,我是技术部的小刘,最近刚刚来的,你没见过我正常,黄少你知不知道我特别崇拜你,今天!今天我还见到了喻队,我我我……”

小伙子激动的快不会说话了,两眼泪汪汪的像是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语无伦次的表示,我要求不高,能不能抱一下真人啊?

喻文州简直尽显队长温柔风范,推了把少天,卖的一把好队友。

黄少天对粉丝还是不错的,尽量满足了一下小伙子,抱了抱他还拍了拍背以资鼓励,并友善的提醒,小伙子你这发型不适合你,感觉换一个吧,偶像能有女朋友重要吗?

小伙子更感动了,转过泪眼汪汪的说,喻队我也能抱抱你吗?

喻文州笑了笑,还没表示,小伙子就被黄少天推了一把,去去去,还敢窥觑我们队长,你们技术部闲着没事干吗?

小伙子这才恍如隔世般清醒过来,匆匆忙忙告了别便下楼离开了,黄少天如负释重的松了口气,表示心累,不仅得防着女粉,连男粉都不能掉以轻心。

“抱我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喻文州环着手臂,噙着笑意看着自己。

我心里会少块肉啊,这么想着,黄少天回头颇有些哀怨的回答:“饿了。”

“只说了两个字,看来真的饿了嘛,走吧,作为补偿,这顿我请你。”喻文州也自知认错人愧对少天,便识趣的顺着他转移话题。

“那还不错。不过话说,队长你也太伤我心了吧,我打出道就和你一起,你居然都会认错人,你认错谁都不应该认错我,说好的队友爱呢?”

“毕竟,这样的特别我要留给特别的人。”喻文州走在前面,嗓音柔和。

“我难道还不特别吗?!”黄少天有些不死心的问道,不清楚自己是否认真于这个答案,但哪怕得到的不过是安慰自己的话,自己也想赌一把。

“如果 ,”喻文州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自己,模样有些认真,但下一秒便笑得春暖花开,看不清眸中有多少真切:“如果少天是我的恋人的话,那就太特别了,到时候,我定不会认错。”

嗯,如果。

到底,黄少天也没放心喻文州一个人去,周末一大早便堵在了他的门口,搬出了自己久违的副队长身份,强硬的要求陪同。

喻文州也只是笑了笑,没有拒绝,和经理商量了一下两个人便离开了训练楼。

期间,两人对于某个早上的事闭口不谈。

“话说队长你想好去哪里配眼镜了吗?还有配什么类型的?绝对不要张新杰那种的啊我跟你讲,看起来太呆板了,唉唉唉我觉得林敬言的那种就不错,肖时钦的也还行……”一路上,黄少天简直要为喻文州配眼镜一事操碎了心,滔滔不绝谈个不停。

也得亏喻文州那么耐心的脾气,不然和黄少天还真有点难相处。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喻文州眼神示意对方安静一下:“少天,我们打车过去,中午我们就在外面吃吧,我请客。”

“哇哇哇——咳咳,算了,中午我请吧,你上次都请过我了,怪不好意思的。”黄少天也还算有点自觉。

“那说好了。”喻文州微笑。

黄少天顿时感觉自己被下了套——在食堂请客也就那么点钱,在外面请!!!——心脏的胜利。

没有给机会让黄少天挣扎,喻文州抬手招了一辆的士,示意他跟上来。

唔,好吧,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嘛。

虽然你不知道。

到了眼镜店,喻文州和店主说了自己的状况,店主推了推眼镜,一脸“你特么在逗我吗”的表情,并尽长辈职责训斥了一顿喻文州:“你就是眼睛操劳过度配什么眼镜,难得这么大个青年还不带眼镜咋就不知道爱惜自己呢?”

“眼镜这东西是个毒瘤,你只会越来越依赖它而且戒不掉的,就好比有些不该有的东西啊杂念啊什么的,在一开始你就该断的干干净净!”

“配什么眼镜好好爱护一下自己的眼睛,放松去!”

一旁的黄少天听闻撇过头,说什么呐,就配个眼镜哪这么多事,店主你以前教思想品德的吧?

“真的不用吗?”喻文州有些不放心。

“说不用就不用,你要不放心,买个眼药水就成。”

到最后,两人也只是买了瓶眼药水。

在店门外,黄少天颇有些郁闷的蹲着画圈圈:“时间太短了,我都没想好在哪里吃呢。”

“嗯,确实有些早了,要不还是回去吧,这天气也怪晒人的。”喻文州扯了扯衣领,出来没一会就感觉到了热意。

黄少天没有说话,有些出神的望着地面,帽檐遮着脸,看不清什么表情。喻文州有些担心,俯下身子来,一只手掀起帽子,另一只手带着点凉意贴上了对方的额头,温柔的开口:“少天,你是不是中暑了?哪里不舒服?”

黄少天一个机灵,站了起来,连忙摇头,正了正帽子,笑道:“没有啊队长,那我们回去吧。还有,队长,我回去对你有话说。”

青年的眼神顿时锐利了起来,和平时嘻嘻哈哈的调皮模样截然不同,倒是像极了那个冷到极致的荣耀最大机会主义者,满眼的认真几乎要溢出来。

喻文州愣了愣,拉低了帽檐回避了黄少天的眼神,却能看见他翘起的嘴角:“也好,我也有话对少天说。”

正好是周末,队员基本都在房间吹空调休息,懒得出来。进了蓝雨训练室的门,两人喻文州在前黄少天在后一言不发的走着,周围紧绷的气氛容不得第三个人打扰。

黄少天看着前面被汗微微浸湿衬衫的喻文州,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自己打从训练营出来就喜欢着的人是蓝雨的队长,那个一开始几乎被所有人都看不好的“手残”,如今已经领着蓝雨斩获了一次冠军,并带着蓝雨不止一次的步入决赛,将自己最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蓝雨和荣耀。前方副队曾说,喻文州会成为蓝雨的根基,对于外界嘲讽有着清醒的认知,不气馁不放弃,宛如坚冰纹丝不动,黄少天甚至认为,喻文州对于冠军的执念比自己还要深。

所以,自己喜欢他这件事不能成为喻文州夺得冠军的阻碍。被拒绝后,黄少天你要镇定,眼泪留到自己房间再流,收拾自己后要重整旗鼓,消除杂念,好好帮他获得冠军。

“那少天是在外面说,还是进我房间说?”前面传来的声音让黄少天回了神,喻文州站在房间门口,摘下来帽子扇风,一手放在门把上,凭黄少天一句话便能决定把手是转还是不转。

黄少天低下了头,帽檐遮住了脸,没有回答。喻文州见状,思索了片刻,开口:“那还是进去吧,外面……”

“喻文州,我喜欢你。”

转动门把的声音就停在了半路,仿佛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只有楼外树上不绝于耳的蝉鸣,吵得黄少天心也一沉一沉的,半晌没有听见声音,黄少天有些无措起来,拉低了帽檐,紧张的开口:“喻文州,我说我喜欢你,你,你倒是给个答复啊,虽说男女有别,但你拒绝的时候要婉转一点啊,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有玻璃心的……”

期间黄少天根本不敢抬头,眼神不住的往地板的各个方向飘,喻文州的脚也一直没有动过,黄少天心中大喊不妙,约莫喻文州第一次被个男的告白吧,还是自己基本玩到大的好兄弟。就这么不合时宜的,想起那个玩笑“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

黄少天几乎要被自己逗笑了。

就这么想着,终于喻文州有了动作,他拉过黄少天的手腕,声音柔和的一如往常:“少天,进来。”

“???”黄少天有些懵。

“你……吓,吓到了吗,哈哈,没关系的,你倒是给个答复啊?”黄少天就站在门口,想好了待会被拒绝开门就走,背影一定要潇洒决绝。

喻文州倒是不紧不慢,先关了窗,然后开了空调,最后叹了口气,听得黄少天心中一紧

“确实有点惊讶。”喻文州朝他走近,没什么表情 ,接着一手按在门把上,将黄少天的退路给堵死,黄少天不解的盯着他看,昔日明亮的眼神此时参杂了太多情绪,有点希冀,占了大多数的却是不安和惶恐。

喻文州又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开口:“我以为,先开口告白的应该是我。”

“少天,我也喜欢你。”

——END——

七夕快乐啊!!

关于黄少发现喻队抵触和自己独处,也是同样的理由,怕自己忍不住啥的~

写到底,我也不知道标题和正文有啥联系,就是阐述了一个事实,关于轻微近视设定可能有点bug,咳咳,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最后,感谢你能看到这里_(•̀ω•́ 」∠)_

评论

热度(36)